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ver Say WE DIE》

  「你不喜歡我什麼?我改!我改丫!」當時她哭花了一張臉,死命拉著愛人的手不放開,若果可以,她會把愛人鎖進鐵盒內,永遠不讓他離開。「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為我去死你也願意啊?嗯?」說得流蜴不喘氣,完全不加思索,熟悉的臉忽然變得很陌生,戀人的眼神不再溫柔,而是無盡煩厭。   愛人狠狠又無情地推開她,擁著站在他身後的勝利者安然離去。他把曾經屬於她的柔情目光投放在別人身上,還有曾經屬於她的臂彎、屬於她的嘴唇、屬於她的氣味……愛人把所有通通都沒收了,包括她的愛情、她的青春、她的尊嚴、她的靈魂。     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朦朧的視野更朦朧,雙眼已好不滾燙和騰痛,然而仍沒打算制止奪眶而出的眼淚。   哭吧哭吧……我願意為你把血液化為淚水直到流乾流盡為止,我願意為你讓靈魂變做奴隸直至灰飛煙消,我願意為你將世界停頓、失色、崩潰、粉碎、毀滅。為了你我真的什麼都願意,我唯一的愛人,我偉大的神祗,求你不要走,你不能走……   在一堆重重疊疊的街景裏,她恍恍惚惚地步向愛人的住處。這條路是多麼熟悉呀,到處都是回憶的足印,有著歡欣幸福的片段:在那街角他們擁吻了,在那燈柱下他們吵架過又和好過……怎麼此刻每走一步也會疼痛不已?看看腳底,原來記憶早成了碎片遍佈地上,踏在其中,愈令人快樂,愈令人傷痛。   好痛好痛,痛得寸步難移,痛得身心粉碎……我唯一的愛人,我偉大的神祗,知否沒有你的世界是多麼可怕?熾熱的愛忽然冷卻,世界不再是世界,它扭曲,它變形,它充滿絕望及苦澀,它分分秒秒在吞噬我,殘害我,嘲弄我。天下之大,唯你一人能救贖我,你的偉大,你的愛都賜予生命奇蹟與希望。   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反正沒有你,我的生命也隨之枯萎……   「我想要一個吻別。」她擠出一個淒淒的笑容,央求著極度鄙夷她的男人。「最後一次……求求你……」   吻了,她不介意這個吻有多敷衍,有多苦澀,她永遠都愛這個男人的親吻,只要他還願意吻她,她就會盡情享受。這一吻,吻在她佈滿裂紋的心臟,瞬間填補了,瞬間又摧毀了,早說過愛人就是她的神祗,他總是無聲色地主宰她的所有。   不夠不夠還不夠,我想要更著迷,更瘋狂的事……   她主動用手勾搭愛人的頸項,把吻注入更多激情及濃濃愛意。她告訴自己,這個男人仍愛她,這個男人仍愛她的,看吧!這刻愛人只專注自己,他撫遍她每一吋肌膚,積極進入她的身體攻陷及臣服她,就知道這個男人仍愛著自己啊……要融化了,她瘋狂地迷戀這種感覺,與心愛的人融化在一起,是件奇妙又幸福的事,她多麼渴望他們就這樣融為一體,永遠不分你我。   她伏在愛人身邊微微喘息著,驀然感觸得淒淒落淚,明明心愛近在咫尺,偏偏自己不再擁有他。她意圖帶著愛人賜予的餘溫死去,可惜當凝看這個事後陷入昏睡的男人,就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我愛你,愛得不願分離。死了就再看不見你,碰不著你。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眷戀及生趣,無論生離或死別,都教我苦不堪言。不要不要,我不要離開你……還有什麼辦法讓我們永不分離?是否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倆,才可以獨佔你?   她猛然坐起,凝著淚默默細看她最心愛的男人一遍又一遍,混亂悲傷的心恍然清晰起來。   如果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倆……如果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倆……   只有我們的世界,會有多美好?   對了,對了……我們的世界……   她忽然咧嘴而笑,草草抹乾臉上的淚痕。實在不應哭太多了,很快不用再傷心,很快他們就能愉快地,永遠地幸福下去,就像童話故事一樣……   「貪睡豬……」她輕輕撫著愛人的臉,溫柔地喚他起來。「別睡了,別睡了,快起來吧……」   「嗯……」男人欲想轉身之際,感到雙手一股強大的扯束令他彈動不得,猛然清醒,便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於床上,彈動不得,她則騎在腰間,眼神散亂,一味兒無故傻笑。他欲想破口大罵,傳來耳邊只有含糊不清的話語,他的口被毛巾塞滿了。   「看,我美不美?」她化了一個濃妝,嬌媚地向他單單眼睛。「你常說我不愛打扮,現在我最美了嗎?」   「唔!唔!唔唔──」你這個瘋女人,快放開我!   「你看你……滿頭大汗了。」她無視他的掙扎,纖指輕輕劃著他的輪廓,很憐愛的樣子。「其實你不是移情別戀了,只是這個世界太多誘惑,對不對?」   聽罷他停止掙扎,呼吸很急速,眼睛瞪得老大,盡是恐慌。這女人想怎樣了?   「對吧?看我多了解你,怎會捨得把我拋棄?」她伏到他結實的胸膛上,用著耳語的聲線鬱鬱地說。「這個世界太多誘惑了,幸好我想通了……」   「唔!嗯!嗯──」妳到底想怎樣了!他的表情是多麼惶恐不安,他猜不透這女人將會怎對待他……   「只要到另一個的世界,我們就能得到救贖……」她愈說愈興奮,終於她再次坐起身,但神態卻換成一臉認真。「但在這之前,首先要幫你消毒……」   「你受魔鬼唆擺了,你曾經與她為伍。」她拿出了預先放在床邊的一瓶漒水,一邊慢慢把蓋打開,一邊自顧自說。「但不要緊的,我會替你把污垢清洗得乾乾淨淨。」   「唔!唔唔!」他瞪著她不停搖頭,又再度嘗試掙扎,可惜依舊徒勞無功。 她雙手握緊玻璃瓶,動作猶如為上賓添酒那樣神聖,那樣一絲不苟,接下來開始宣讀愛人的罪:「你的手臂擁過別人……」   「嗚──!」漒水小心翼翼地倒在他的手臂上,整條手臂立即被火燒般灼痛,此刻他是一塊被放在鍋上燒的肉塊,血肉瞬間化為白泡白煙,皮膚漸漸潰爛,一陣陣酸臭味撲面而來,痛得他整個人上身弓起。   「你的眼睛凝視過別人。」瓶口輕輕抹過他一雙因痛苦而緊皺的眼睛,他彷彿感應到什麼,不斷搖頭反抗。「乖乖啊,很快就會沒事。」她淘氣地跪得更前,用雙腿固定他搖擺的腦袋,然後雙指強行撐開他的眼皮。   「嗚……嗚……」看著樽口漸漸貼近眼珠,忽忘卻手臂的痛楚,所有感官都集中在眼睛上,玻璃瓶口如此清涼。在將溢未溢之間,內心竄出強烈寒意,他多麼渴望這是個夢,快醒吧……這是個夢……「嗚嗯──啊──」強酸一點一滴,猶如一萬支毒針刺入眼內瘋狂刮抓,眼球被挖出放進一盆沙石裡磨蹭,他感到眼珠腫脹得快要爆破,同時又萎縮得眼皮凹陷。火焰不止要將眼珠毀滅,甚至要連帶腦部一併溶解…… 她細心地為他抹去臉上的血水與汗水,心痛愛人因痛苦而顫慄著之餘,卻繼續行刑:「還有,你的唇吻過了別人。」   她在他的唇邊落下細碎的吻,吻夠了,便顯出一臉惋惜,卻毫不猶疑地把漒水弄濕他口中的毛巾。毛巾漸漸變得濕漉,如有一抹小火苗蔓延開,先是口腔和唇似被千萬隻蟻哽咬著,然後是牙肉、舌頭、喉嚨,慢慢侵蝕下去。他無力掙扎,只知痛楚從四面八方傳來,身心飽受折磨。   「乖啊,乖啊,痛到最痛,就不會再痛……」不知因痛苦還是驚懼,他愈來愈大汗淋漓,呼吸沉重緩慢,就像小孩子正造惡夢又醒不過來那樣。她撫著他的額頭、青白的臉龐,如溫柔的看護照顧病人那樣體貼入微。「信我,很快我們都不會痛。」   對啊,我們都受了重傷,這個軀體傷痕累累,疲憊不堪,不過很快新生就會降臨,曙光會驟然祝福我倆。   「一同奔到美滿的世界吧!但我想在你身上刻下我的名字,哪裡最有證明,最具代表性?」她拿著大剪刀,重新坐在他的腰間,刀鋒在他胸膛輕輕界劃,一下又一下,輕柔散漫的力度讓人癢在心裡。「呵呵……我想到了……」 刀鋒滑落到最後一條胸骨,然後狠狠向前一插──   「就刻在心臟吧,又具代表性又浪漫得很。嘻,你都常讚我聰明。」刃口與骨頭磨擦,發出咔咔啪啪的駭人聲響,出盡蠻力才勉強把肋骨剪斷。血如泉湧,不消一會整張床舖都染滿殷紅,肋骨剪斷的一刻,愛人又睜開眼來。他的眼看來血肉糢糊,都分不清眼白眼珠,流出黏稠狀的液體,然而她仍含情脈脈凝看氣弱浮絲的愛人。   很久很久……到底有多久沒試過這樣對望了?最初,他們都百看不厭,甚至呆看對方直到二人都傻氣地笑,聽說愛情就是由這些無聊事組成,可是最後呢?上一次對望,誰的眼內都沒有誰,她只有眼淚,而他……   不得了,她又感觸得想哭起來。不過這次她努力強忍著,弄花了妝容就不好,她要以最美的姿態和愛人攜手步進新天地。為免讓自己太悲哀,她邊征服硬硬的骨頭,邊說著甜甜的情話:   「小時候在任何東西寫上自己的名字,就能證明這東西屬於自己。」   「我在你的心臟刻下名字,那麼你永遠也屬於我。」   「你心裡也永遠只有我。」   「我們要離開這裡,開始新生活啊……嘿嘿,說起來就像私奔那樣。」   「那個世界不會再有誘惑、悲傷、痛苦,我們會永遠幸福快樂,就像公主和王子那樣,你說好不好?」   她的笑容愈來愈深邃亢奮,完全沉醉於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她出盡氣力把最後一條肋骨弄斷,然後移開礙事的骨架……看罷笑容忽然僵硬了,她臉泛慍色,一手翻起他的肺部對住他的臉,不滿地埋怨:「早叫你別抽那麼多煙!看吧!你自己看呀!烏溜溜的,髒死了……」   她一臉嫌棄,嘗試為愛人清潔,隨手在染滿血又啡黑的肺部擦擦抹抹,只見沒什麼轉色,她便隨便擲回體內,宣告放棄。她的雙手游走在他各個器官,時而挖掘時而搓擠,把玩著愛人的內臟同時嘖嘖稱奇。他的肝、他的腎、他的腸,每一處都看清了,他們之間再沒秘密了……最後她挖出他的心臟,珍而重之地放到手心。   「抱歉啊,我名字的筆劃較多,你要忍耐啊……」她終於重執剪刀,手或者因之前用力過度而顫動不已,她擺擺頭強迫自己集中精神,然後一刀一刀地把名字刻到心肌處。   握著心臟的姿態就如雕刻家無異,她專注地把肉塊遂小遂小雕出,過程決不能有任何出錯。藝術家透過自己的作品表達自己的感受,她現在亦然,何況這是戀人的心,此情此景更加浪漫無雙。   每一筆,每一劃都充滿執著、情感、希望。刻下的不止代表我們的愛,還有比婚禮誓言更刻骨銘心的承諾。無論生老病死,貧窮或困境,你永遠只重視我一人,你永遠只屬於我一人,永遠相愛……   「完成了!看啊,多漂亮!以後別說我不細心了!」她萬種風情地擦擦額上汗,然後得意洋洋地把作品把扯到他的面前搖晃。她如貓兒般用臉頰磨蹭心臟,再用小舌輕柔舐啜,細細品嚐愛人的味道,血腥在口腔內蔓延,她從不知道血液原來蘊含一種幸福滋味。   她開始貪妄地吸吮、輕咬,血液印滿手臂、髮絲、臉頰、嘴唇。   驀然她的淚線崩潰了,哭得聲嘶力竭。幸福幸福……原來這就是幸福了嗎?為什麼我們的愛情要那麼殘忍?互相傷害,你徹底蹂躪我的心後,我便要挖出你的心臟我才能得到幸福嗎?   她放下內臟,吻向愛人冰冷的額角,情深地凝望他的雙眼,用鼻子輕觸他的鼻子。化妝品、血跡及眼淚在臉上混沌不清,她強迫自己微笑,愉快地說:「別怕,我會和你一起……永遠永遠的一起……」   她抓緊了染滿血的大剪刀,視線沒離開過愛人的臉。   我唯一的愛人,我偉大的神祗,讓我生前死後都永遠凝視著你,傾慕著你……   她把剪刀分開,猛然插向自己頸部的大動脈位置,然後再將刀鋒合二為一。她含笑地伏在愛人的內臟上,然後便愛死了這種微弱的餘溫,他們的血液、他們的身軀永遠混合在一體,不分你我,沒一對情侶會像他們此刻那麼「心貼心」。   信我,我們會永遠幸福,永遠相愛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