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空》

  初夏,雨後雖放晴,但空氣倍感焗促,絲毫沒有涼快的感覺。我急不及待跑出家門,奔走在兩旁雜草叢生,滿是泥濘及水漬的小徑上,儘管濺起的水花弄濕了一雙布鞋,仍未有慢下來的意思。小手抓起粉藍碎花裙邊,吃力地跨過水流緩慢的小溪,踏過由大石切成,凹凸不平的梯級,來到一棵大榕樹下方才停步。撲鼻而來是雨後的青草味──我深深吸一口氣,好讓自己的呼吸暢順些,安定心神。   我倚著樹幹向前方展望,一片黃黃橙橙的花海映入眼簾,又見面了──可愛的向日葵園。   風起,夾帶著節奏不一的蟬鳴。樹影婆娑,遠處一朵朵活力的向日葵朝這邊微微招手,白雲輕輕軟軟的高掛在蔚藍的天空中,漫遊世間。整個畫面充滿著初夏的氣息,平靜和諧,總叫人百看不厭,即使擁有再鬱悶的心情,看罷也會豁然開朗。我向來視這棵大榕樹為秘密小天地,只有這裡才看到這幅美麗的大自然彩繪。   正看得出神之際,忽然聽到有人步近,回頭一望──是位男孩,應該比我大兩或三歲吧?他艱辛地跨過石級,扶著樹幹站穩身子後,驀然向我微笑。本想在這裡待一個下午才回家,可是現在有人打擾了,加上不習慣與男生相處,我低著頭打算離去。瞥過他的笑容便感到渾身不自在,是風又停了的關係嗎?小臉無故覺得熱熱的……   「啊──」結果心不在焉及濕滑的地面害我摔了一跤,身上黏著很多泥巴,膝蓋也馬上滲出血來,好痛好痛啊!眼前的石梯變得糢糊了,我坐在原地嘩啦嘩啦地哭起來。男孩聞聲跑來我身邊──哎,不要!現在這個樣子糗死了!他好像把我觀察了一會便離開了,我也不理會這麼多,只顧低頭嚎哭不停。   「喏,乖乖別哭啊。」他再次出現時,影像有點扭曲不清,但我看到了一支很大朵的向日葵遞到面前。   初夏,雨後放晴,微風柔柔撲臉,夾帶著節奏不一的蟬鳴。遠處一朵朵向日葵朝這邊微微招手,像是慶祝這一刻,我們相遇了。     從此,我的秘密小天地便多了一個人共享。長相和名字都隨年月漸漸遺忘了,只記得他很愛繪畫。     盛夏,湛藍的天空與橙黃的向日葵園成了強烈對比,吹來的風變得有點熱,蟬兒依舊嘈吵不斷,屬於夏天的種種卻凸顯出大榕樹蔭下那份寧靜閒適。我們沒有特別約定,也沒有額外的聯繫,可是總會很有默契地在同一段時間到來,相聚的地方也只有這裡。   他常常帶備畫具,靠著樹幹坐下,全神貫注地把遼闊的向日葵園,在空白的畫紙上一筆一筆的呈現出來。手執畫筆的情景就像魔法師手握魔法棒無異──有時候我會安靜欣賞;有時候則會嘖嘖稱奇。偶然目光落到他的側臉,被察覺了,他會微笑,然後輕拍我的頭或輕抹去我額上的汗珠。   一切都既撲素,又單純,但彼此都樂此不疲。一起的時光,細膩又匆匆。   「我想當一位畫家,把世上最美麗的風景通通畫下來。」那天他沒有帶上畫具,坐在我身旁看著在花海中勞動的花農,忽然說出他的夢想,然後樹蔭下又變得寂靜了。   「我想當一朵向日葵,我最喜歡向日葵。」我呆呆看著他的側臉一會,便望回在風中搖曳的花兒,漫不經心地說傻話。   其實,我早已當上他的向日葵。   盛夏,湛藍的天空與橙黃的向日葵園成了強烈對比,微熱的風緩緩吹來,大榕樹的樹蔭下坐著兩個小身影。在我而言,這刻比世上所有都美麗動人。     小小的幸福,直到某天,同一段時間及同一個地方,他沒有來。   下了一場連續數天的大雨,天空終於放晴,在密雲中透露出一絲曙光。就如往日,我跑過充滿泥濘的小徑;跨過水流緩慢的小溪;踏過凹凸不平的石級,來到大榕樹下。不知從何時起,眼睛已經不再馬上欣賞向日葵園的景色,而是搜尋一個人的身影。當知道樹蔭下只有我一人,內心驀然生起某種失落感……   他遲到了嗎?   從那天起,大榕樹改變了它存在的意義。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獨個兒在這個秘密小天地時,會覺得沉悶乏味呢?花海及天空彷彿失去色彩,蟬兒也像沉默起來,這裡的時空停頓了,跟我一起等待著、期待著……   後來沒過了多久我便要搬家了,距離這裡非常遠,因此再沒有到那棵大榕樹下。   快將逝去的夏空,漸漸凋零的花田,依舊茂盛的榕樹,藏著一段屬於我們的愉快時光,偶然會淡淡的、靜靜的重播起來。甜蜜中帶一點苦澀的味道,我首次嚐到了思念的滋味。     即使閉上眼睛,仍未忘記那種清淡的花香味。天空廣闊蔚藍,浮雲朵朵,在萬里晴空下向日葵園更顯朝氣。   那個時候的我,就如向日葵一樣,只會凝視著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