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藍蝶.迷途》

  一間灰暗的房間內,住著一位女生,她的名字叫藍蝶。   藍蝶屈坐在房間最灰暗的角落,徹夜未眠。房間迴響著時鐘秒針的跳動聲,一下一下,有規律地倒數著時間的流逝。但秒針跳不跳動,日月替不替換,時間流不流逝,在她而言已不再重要。   只因,她的世界早已停頓。   纖巧的軀殼內沒有靈魂,一雙灰藍色的眼睛內沒有神彩,她只如一個沒了電的洋娃娃,遭人棄置一角。   微風輕輕吹開被掩上的窗簾,溫暖的陽光便乘機跑進屋內,欲想給予藍蝶些微安慰,可惜,距離冰封之地有點遙遠,溫暖觸碰不到她,幾次嘗試之後,陽光也只好悄悄撤退。   這無聲的打擾總算喚起了藍蝶的意識,她緩緩瞄向窗邊,那裡放置了一台直立式鋼琴。風再次輕拂窗簾,晨光把鋼琴照得微微發亮,琴鍵上泛起了一片薄薄的光暈,像是鼓勵藍蝶上前彈奏一曲。   ……好吧。   藍蝶彷彿接收到鼓舞,倏地走到鋼琴旁邊,把雙手輕輕放在琴鍵上,神情卻是萬分凝重。她默默在心中選擇了一首曲子,然後左手的手指開始在黑白鍵上活潑起舞。音樂伴隨著左手的躍動而活靈活現,顆顆音符勾勒出一片草原及天空,世界的雛型就這樣子建成。天氣晴朗,清風送爽,然後要加點什麼呢?先加幾撮鮮花吧!於是她右手握起嫩苗,準備栽種──   嘭!嘭!嘭!藍蝶的右手極不協調地往琴鍵大力拍去,花苗被握皺了,微妙的世界也頓時被摧毀,瓦解成灰塵飄落冰冷的地板上。   雙手仍按在琴鍵上沒收回,房間內還剩些微音調餘韻,最後被秒針的跳動聲蓋過,絕望的死寂再次襲來。   眼眸又再黯然無光,她低頭看著不受控制的右手,呆呆出神。     一次車禍,藍蝶的右手斷了。雖然能夠駁回,但手已失去該有的功能,它的存在只僅僅彌補了外表的缺憾,讓人看起來她仍是健全。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用處?     藍蝶眉頭緊皺,牙關咬緊,按在琴鍵上的十指用力得泛白。她在心中不斷重複叫自己冷靜,最後索性離開鋼琴的範圍,給自己倒一杯清水。   慣性地,她用右手握起杯子。   上一秒,才剛意識到用錯了手;下一秒,玻璃碎片已散落一地。   她倒是不太在意那堆碎片,反而茫然看著琴箱上的各個大小獎項。每一個評語每一個字,都包含了種種辛酸與歡欣,是她最驕傲的成就。她熱愛音樂,非常非常的熱愛,甚至熱愛得立誓把自己毫無保留地奉獻給音樂,一生一世。   但現在看罷,心便更碎。   「啊──啊──」她終於失控尖叫起來,跨過碎片,把獎項狠狠掃落地上,然後雙拳不停地往琴鍵揮去,鋼琴立即痛得嚎哭狂叫。   連正常生活也不能了!還想彈什麼鋼琴!還妄想彈什麼鋼琴!別再作夢了!藍蝶你這個白痴給我清醒點吧!   雙拳停止揮動,她就乏力地跪坐在地上,挨往琴身放聲大哭,哭得非常淒厲。   跌破了的,不止水杯,還有她的理智及心靈。   昨日的夢想,猶如在嘲笑現在的自己,她提起雙腳,不停用力蹬開那些獎項及證書。不要了!不要了!她不要再看到它們!   玻璃碎在她的腿上割出血痕,痛楚令藍蝶下意識把腳縮回來,哭鬧也因此停止。     天意弄人嗎?天妒英才嗎?廢掉我的手,然後又把這個如垃圾的身體留在世上,這算什麼意思?是要折磨我對吧?   「嘿……嘿嘿嘿!」大哭過後,淚痕還未乾透,藍蝶便轉而自顧自大笑起來,還要笑得花枝亂墜。又哭又笑,此刻看起來十足一個瘋婦。   是要折磨我對吧?   是要折磨我對不對?   我才不會讓你如願──   忽地笑聲停住,她猛然抓起一大塊玻璃碎片,毫不猶疑往頸項插去。   反正斷手,也斷送了她的人生。既然下半生都只會暗無天日,那麼生存與否,都不重要了……     藍蝶倒臥在凌亂不堪的雜物堆上,鮮血聚成了一個小湖,在她留彌之際,忽然雜物堆中有一樣東西吸引了她。   她把那個東西拿近面前,原來是一個蝴蝶髮夾。   這個蝴蝶髮夾非常漂亮,整個都是純銀製的,每塊翅膀上都點綴了五顆藍水晶,晶瑩剔透,瑰麗無雙。這是藍蝶的家傳之寶,她的母親及祖母也曾說過這髮夾擁有神秘力量,只是從來也沒有祖先親睹它展現力量的一刻。   手握家傳之寶的藍蝶,心中湧上一陣笑意,不過她已沒有氣力牽起笑容。     如果你真的擁有力量,那就來拯救我吧……     她終於失去意識,漸漸閉上灰藍色的眼眸,心滿意足地等待生命結束的一刻。   房間一片死寂,只迴響著秒針跳動的聲音,一下一下,倒數著生命的流逝。     倏地,染血的蝴蝶髮夾起了異樣,散發出湛藍光芒,把破碎的一切通通覆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