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蝶.彌留》

  當藍蝶緩緩睜開眼睛,她就感覺到自己仍然活著,只是,已不再在自己的家裡。   伸手摸摸頸項──居然沒有了傷痕!她詫異地重複摸了一遍又一遍,真的沒有了,怎麼可能?明明她把玻璃片插得很深很深……不知怎的,她忽然抱著微乎其微的希望,嘗試郁動右手,結果……換來雙倍的失落。   她的右手依然遲鈍、乏力又僵硬。   罷了,反正奇蹟不會出現在她身上吧?藍蝶乏力地撐起身子,粗略檢察到底身在何方。木造的天花板、牆壁、傢俱及地板,設計簡約古雅,這裡決不會是醫院。   那麼,這裡會是哪裡?   窗外散發著一片柔和的光芒,她下床走近窗邊看看,便不由得退後數步,灰藍色的雙眼內盡是錯愕。那不是她所熟悉的景致之餘,更不像她所住居的城市啊!   猶疑了半晌,終於決定推開木門,小心翼翼地步出屋外。然後親身踏足此地的那種震撼,便讓藍蝶感到處身於夢境之中,疑幻疑真。     眼前是一片了無邊際,金黃色的小麥田。   小麥只長至她的腰部,藍蝶摘下了一支,那種觸感是真實的,既柔軟又細緻,像在安撫她有點慌亂的思緒。她開始冷靜地思索自己身在何方,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了歌聲,於是步進其中,順著微弱的歌聲進發。   風柔柔地撫著金黃色的麥海,一點點藍色便從麥海中浮現,輕輕柔柔的隨風飄散,驀然整個世界也充滿了這種小東西。藍蝶不可思議地抬頭看著,那是蒲公英或螢火蟲嗎?但不像啊……她伸手捕捉了一顆,湊近細看,發現原來那是一顆小光點。   到底,這裡是哪裡?   歌聲又再傳來,這次藍蝶看到了歌聲的主人。那是一位少女,此刻她背向她站在麥海中哼著零碎的歌,一頭銀色長髮在金黃的小麥中更顯亮麗。   銀髮少女感到藍蝶走近來,才轉身面向她,原來少女擁有一雙碧綠色眼睛。藍蝶欲想詢問點什麼,卻給她搶先說話:「我不會期望你會感激我。」   「不用你來多管閒事──」輕生的人,會跟救活他的人道謝才怪!   少女沒因著藍蝶的指責而氣憤或沮喪,倒是一面平靜地說:「是你要求的。」   我要求?藍蝶狐疑,她壓根兒不記得自己認識這位女生,哪來要求她來救自己?   少女見狀,便挽起她的手,把某樣東西放進掌心。藍蝶低頭一看,是一個純銀製的蝴蝶髮夾──她的家傳之寶!   這下子,記憶湧來了,就在她流血不止,失去意識之前,她曾握著它許了一個所謂的心願。難道這個髮夾真的救了她?藍蝶看看家傳之寶又看看少女,思量著這個可能性。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奇幻世界、一名陌生少女和一個神秘髮夾,一切都是認知以外的範圍,她對所發生的事毫無頭緒。   「那是我的翅膀。這裡是水晶的世界。」銀髮少女捧起藍蝶的雙手,一同注視著蝴蝶髮夾。「你透過翅膀上的藍水晶進來了。」   「怎麼可能……」那麼說,這裡不是她所居住的世界?   「世界在你有所認知後,便會變得狹窄。那是一位人類告訴我的。」銀髮少女耐心地解說後,然後問她:「你想我怎樣幫助你?」   「讓我恢復右手的功能吧!你做得到嗎?」藍蝶聽罷冷笑了一聲,不信置疑。見少女誠實搖頭,藍蝶心中湧上一陣怒意,罵道:「既然如此,那不要救我!我只是一件大型垃圾!」   「是你要求我來拯救你。」   「你可以怎樣拯救我?你根本就幫不了我!」口口聲聲說拯救拯救,可是根本就沒能力!藍蝶忽然很討厭面前的少女,甚至這個世界。「既然死不了,那就讓我回去好了!」反正身處哪一個世界都是一個廢人。   自那次車禍,藍蝶見盡身邊人的真正面目,對她的關心、追捧全是幻像,嘴裡雖說同情,但實際不停的落井下石、冷嘲熱諷。所以,她寧願日復日過著足不出戶的封閉生活,總好過對著這個假惺惺的人。     「只要說出在那個世界中,你最重要的事物,就可以回去。」銀髮少女沒為自己辯護什麼,見藍蝶想回去,便坦白說出離開的方法。「不過,是要回去多死一次嗎?對沒有存在價值的你而言,在哪裡都是一樣吧?」   「要你管!」藍蝶在跟她賭氣,她就是不肯讓少女佔上風。她緊握髮夾,閉上眼說:「我最重要的是音樂。」   良久,她張開眼睛,仍然看見銀髮少女和麥田。她質疑地問:「那方法真的通行嗎?」   少女點點頭,藍蝶唯有再試一次,這次她嘗試說別的事物:「我最重要的是鋼琴。」   良久,也未見景物有何變遷,藍蝶憤怒得把髮夾擲到銀髮少女的懷中,罵道:「到底你要戲弄人到什麼時候才滿足!」   「只要說出在那個世界中,你最重要的事物,就可以回去。」銀髮少女接過髮夾,憐惜地輕撫著。「我沒騙你。」   「我已經說過了啊!」音樂及鋼琴,就不是她最喜愛嗎?   「這些對現在的你而言,一點價值也沒有。」銀髮少女在她身旁經過,向木屋走去。   「別抵毀我的夢想!」音樂及鋼琴,甚至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啊!就是因為不能再接觸這個精美的夢,她才走上絕路!但這個女生居然說一點價值也沒有?   「既然你回不了去,只好待在這裡,和我一起住吧。」銀髮少女的語氣有點輕佻,像是不把藍蝶的怒意看在眼內。   「不!我一定會把最重要的事物想出來!」藍蝶很討厭少女的態度,有持無恐,不可一世的。     銀髮少女暗嘆了一口氣,看來藍蝶一點也不明白。她厭世了,那證明她所喜愛的事物,根本毫不重要……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