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序 ~合併的齒輪~

  ~~~~~~~~~~~~~~~~~~~~~~~   旭日初升,漆黑的夜空從東方慢慢化成淡淡的灰藍色。原本點綴著天空,寥寥無幾而且並不耀目的星星都被日光蓋過,此刻的天空顯得非常沉寂。城市裏,街燈的感光功能已感到日光,因此全部自動關閉,整個城市傾刻變得灰灰沉沉。而人們的吵鬧聲、車輛發出的嘈音,甚至雀鳥的鳴叫,彷彿在世上消失了。 萬籟俱靜,猶如等待著什麼降臨……   在這個人煙稀少的時分,公園的暗角站著兩個人影,一男一女。 「味道還不賴……」男人鬆開吸吮在女人頸部的嘴唇,滿意地嘆了一口氣。 懷中的女人乾枯如柴,身體的血液已被男子完全吸乾,兩眼反白,嘴巴張得大大的,彷似死後仍在無聲地呼救一樣,容貌與肢體都被扭曲,死狀恐怖。 「還有十六個……」男子將乾屍向後拋,乾屍落地後飛散得支離破碎。 男人膚色蒼白,身型矮而瘦削,如刀的面型排放著一雙細細的眼睛,扁平的鼻樑,大大的嘴巴,還有自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令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怪異。最重要的還是他手臂上的紋身── 一條青蛇纏繞著一個骷髏頭,那是陰間犯人的標記。 「誰?」男子感到身後有人,轉身之際一對利爪交叉出刀鋒的光芒已迫近眼前,他急忙躍後避開,但衣服仍被抓碎,瘦削得見骨的胸膛現出六條交叉的血痕。那男子不甘示弱,在頭上扯下數條頭髮,隨即化成黃綠色的羽毛飛標,擲往樹上,但竟然毫無先兆地消失於空氣中。 「嘿……」男子並沒顯出驚訝神色,就像早早料到般氣定神閒。「原來是犬神嗎?」   忽然公園內刮起狂風,樹葉紛紛飛落,無數沙塵被捲起,然後在半空中化成一件頗為殘破的黑色斗蓬。長長的黑斗蓬摭掩著犬神的下半邊臉,看不清楚其容貌,但為他添上一份神秘感。 他擁有一頭黑而濃密的短髮,隨風飄逸但不感凌亂。一對粗眉看起來氣宇軒昂,令人注目的還是他一雙攝人的眼睛,金黃色的眼珠配上了黑色瞳孔,充滿著高傲、霸氣與殺機,但同時隱藏了一絲哀愁及冷漠。到底他經歷了什麼,才擁有此與眾不同的眼神?   「喪家犬又替閻王辦事了嗎?」男子沒把犬神放在眼內,語帶挑釁道。 犬神沒有答話,只迅速把斗蓬撥向男子,男子卻輕輕一個側身便避開,但斗蓬竟能無限量伸展,自動改變方向對男子窮追不捨,誓要把他吞噬在黑暗中。 男子停止與斗蓬追逐,毅然張開兩臂,在斗蓬快要接觸到他的一剎躍起身,兩臂便化成了一對翅膀,停留在空中! 「請你別太看小我啊,小犬兒……」那男子的其他身體部分也起了變化,雙腳化成充滿一片片黃色鱗片的爪,頭部至背部出現厚厚的黃綠色羽毛,兩眼不再集中在一起,而是分得開開的,聲線也變尖,異常刺耳。「我是還差十六個女人的精血就能成魔的雉妖!憑你一隻閻王狗根本不可能打敗我!」說罷他一面飛往更高處,一面發射出數十把羽毛飛標。 犬神向上空一躍,順勢避開攻擊而且跳得比雉妖更高,他伸出利爪朝雉妖方向撗掃,風如刀刃迎面撲來。雉妖則用翅膀刮起強風,希望能藉此把風刃化解,但他低估了犬神的力量,強風只能減弱去勢,威力仍保留了八成!來不及再刮強風,他勉強提起翅膀作擋護。 兩旁的大樹全被割出三道很深的爪痕,他的翅膀濺出點點血花,片片羽毛隨風四散。雉妖索性命令飛散的羽毛向犬神刺去,但定神下來卻發現犬神已不知所蹤,此刻空中只淨下雉妖。   「一定還在這裡!」雉妖合上眼,仔細留意著周邊的氣息。 犬神無聲地出現在雉妖的正後方,一對利爪瞄準他心臟位置刺入,雉妖終受重創!他背部的羽毛全化為暗器,想著要來個兩敗俱傷,誰知黑斗蓬抵擋了一切,把所有羽毛飛標吞噬了!犬神不放過這難得的機會,整件黑斗蓬完全包圍著雉妖,變得像一個黑球,然後高速轉動。 「嗚呀!」黑球開始變小,雉妖痛苦尖叫,犬神沒有反應,只冷冷等待他消失。但過了一會,黑球內竟傳出了譏笑聲。「嘿嘿嘿……閻王犬你也真善忘……」 「我原型是傳說中能穿梭時空的雉雞啊!」此時雉妖的全身的羽毛從黑球飛散出來,散落在空中。「碰到我的羽毛便會出現時間倒退的現象!」 犬神微顯慍色,現在沒有黑斗蓬的保護,唯有用利爪揮畫出風刃,把羽毛割個粉碎。但當羽毛碰上風刃時,竟發生一連串的小型爆炸!犬神躲避不及,淹沒在一片火光中。 「哇哈哈哈!沒腦袋的傢伙!我的羽毛充滿了硫黃粉末,一旦被破壞便會爆炸!你死定了!」雉妖的笑聲更奸詐。「而我,卻能在被完全吞噬之前超越時空,避過你的追捕!你完蛋了!你徹底敗於犬神族最瞧不起的妖物!嘿嘿嘿……」   小型爆炸停止了,黑球也變回了黑斗蓬,雉妖已經失蹤,天空還迴響著他的勝利笑聲。 黑斗蓬返回犬神手上,他身上佈滿傷口,胸口一熱,隨即吐了一大口血,意識開始迷糊,身體再也平衡不到,從空中墮下來,幸好在落地的前一刻又稍為清醒,用黑斗蓬赦開衝力,不至於再受創傷。   這次也太大意了吧……犬神暗忖。 天色漸漸發白,他無意識地靠著牆向前走。彷彿陽光照不進他的眼睛,一切景物也只是個黑影。 別說打開結界回陰間,現在餘下的力量也不足夠他走每一步,他終於體力透支,倒在地上。   要死了嗎? 他只聽到自己急速的喘氣聲,同時心中譏笑著自己這麼狼狽。   這是一個沒有星星和月亮的黑夜嗎?好黑好黑啊。 既然黑得什麼也看不見,那就睡吧,沉沉的睡去好了…… 反正,也有點累了……   ~~~~~~~~~~~~~~~~~~~~~~~   「啊啊!」 露兒一打開家門便倒退了數步,更誇張得跌坐在地上,因她看到了一生最害怕的東西──血!紅紅的又黏黏的,單是想起已令她不寒而慄。但現在她還要看到一大灘──還要在她家門前! 露兒看到血後精神甚至有點崩潰,只懂得看著血泊不停退後。她不想踏過血泊而行,甚至不敢踏出家門一步! 但她今天再不交出翻譯完成的小說,便會被一直看她不順眼的上司連續罵上半小時,絕有可能借此機會開除她! 她心中在掙扎到底怎麼辦的同時,也慢慢恢復了神智──對了!怎麼會有血? 她還注意到血泊中有一團黑色的東西…… 是什麼?是什麼?她按捺不住旺盛的好奇心,終於提起勇氣,慢慢地半爬半走的爬到血泊前……   「啊啊!」她又再尖叫起來,整個人跳起,再次向後退。「是一頭犬!」她驚慌又驚訝,手忙腳亂都不知道該怎樣做。 首先要做的是……深呼吸──冷靜下來,要冷靜下來。接下來,她又再半爬半走的姿態回到血泊前,真的是一頭犬!黑犬軟軟地躺在血泊上,身上各處也有傷口,而且看起來受傷不淺。她提心吊膽的用手指緩緩放在牠的鼻孔前…… 「還沒死!」她瞪大眼睛,那頭黑犬氣弱浮絲,生命一點一滴隨著血液流逝。「千萬不要死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