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章 ~心痛的鑰匙~

其實雉妖一役中所受的傷並不嚴重,在那之前他體內的元氣也經歷重大的創傷,那場爆炸只是觸發了他的舊患。現在皮外傷終於痊癒,但體內的傷仍牽制了他的行動。元氣一旦受傷,體力便支持不住,會自動變會原型態。 雖然以人型態行動時比較方便,但體力消耗同時也較原型態快,於是他一直維持原型態,待在露兒的家。 但露兒熱情的照顧及招待,令他感到十分為難,簡直可以用災難來形容。   鈴──鈴── 電話鈴聲不斷響起,露兒終於停止追捕,鼓著腮子說:「你不會逃得出我五指山啦!終有一天會洗你一個乾乾淨淨。」 犬神只能暗暗為自己嘆氣。 「喂,你好。哦,出版社嗎?」露兒盡量抑壓自己的興奮,聲線平穩地說。「嗯,好的……要現在嗎?」她注意到犬神正在注視自己,不忘扮一個鬼臉,犬神立即溜開了眼睛。 「不忙啊!我現在過來吧!謝謝你的機會,等一下再見!」露兒小心翼翼地放下電話,然後高興得手舞足蹈,擁著犬神歡呼起來。「呵呵!小諾,我找到一家新的出版社工作了!」 犬神的樣子只顯得無奈,不過難得她衷心的高興便由她好了。 「現在我要去出版社拿稿,順便買點好吃的回來慶祝。」說罷,露兒俯身欲想輕吻一下他的額頭,他連忙轉個頭避開。「呵呵,原來小諾是很怕羞的。不玩啦,我出外了,要乖乖在家啊!」 犬神一臉尷尬,人類的女孩都像她那麼熱情嗎?還是她是個異類? 看著她輕快步出家門,犬神也收拾心情,步向閣樓。   第一次接觸露兒時,她身上充滿著妖氣,所以他才對她有所防範,不過隨即發現那妖氣不是發自她本人。 因為,根本不可能同時擁有兩種不同的妖氣。 他覺得很奇怪,而且契約的關係,於是才有意思跟隨露兒來到這裡暫住。當看到此屋的閣樓,一切疑問都解開了。   樓梯的終點,是一條光線暗淡的閣樓走廊。 那穿過深紫色玻璃紙而透進來的陽光都變成沉重的紫色,加上因窗戶長期關上所以空氣並不流通,形成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但犬神感應到的,卻是充滿妖氣和凝重的氣氛。 閣樓只有兩間房,都靠在走廊的左邊,門也是緊緊閉上的。地板上、牆上……應該說閣樓的每個角落都是厚厚的塵,很久沒有打掃的樣子。 犬神氣定神閒的走到走廊最末端的房間前,房門竟自動緩緩的打開了! 慢慢展露於眼前的門後風光,並無任何不當,都不外是塵、蜘蛛網、一扇窗、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床頭櫃。   他察覺到床頭櫃上放置了某點東西,於是步進房間。 當他走近床邊時,房間內甚至連走廊內的積塵都四面八方地衝向他,形成一個塵球,厚厚的包圍著他!然後不知哪來的蜘蛛絲,再在塵球的表面織出縱橫交錯的線條,密不透風。 「嘿嘿嘿!原來犬神都是不外如是而已!」一把充滿妖媚的女性聲音,在房門上的一角落響起。 一個極大的蜘蛛網佔據了這個角落,蜘蛛網上黏附著一名身穿黑衣的妖艷女子。輕如薄紗的黑衣,把她玲瓏浮凸的身段若隱若現,顯得誘惑迷人。可惜她擁有兩對手和兩對腳,容貌更是異於常人。她擁有六隻眼睛,一對在上、兩對在下平排,沒有鼻子只有口部,而她的口部沒有嘴唇,只呈現出一個圓形而且圍著大小不一的獠牙,口腔內亦是如此,一層一層。   「有我和塵妖組成的塵球,所有生物不出一分鐘也會窒息而……」黑寡婦妖說道,卻發現麈球正不斷擴張,甚至有龜裂現象。 她心中一慌,趕快吐出蜘蛛絲彌補裂縫,但不及麈球的擴張快,最終整個塵球被撕裂開,塵埃飛揚在房間內,完全遮蓋了視野。 沒多久,塵埃開始沉澱──不!她看清楚了,是一個小型黑洞在吞噬著塵妖和她的蜘蛛絲!瞬間所有塵埃消失得無影無蹤,黑洞綻放出兩道金黃色的刺眼光芒,迅速變成一個平面漩渦,然後化回犬神。 黑寡婦妖面色蒼白,暗暗收回自己先前所說的話,但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她仍然選擇攻擊。她再次吐出如利針的紫色絲,插在地板上冒出一縷縷黑煙,是劇毒。 在狹小的房間中避開攻擊不容易,犬神採用速戰速決。他敏捷避開所有毒絲,同時他利用四周的牆借力,躍到黑寡婦妖面前,咬緊她的其中一條腿用力一扯,濃血立即噴灑於整個房間,而她則是痛入心扉,失去平衡從蜘蛛網上跌下來。 黑寡婦妖被犬神壓著,雖然他現在是普通犬的身軀,但已令自己全身彈動不能。 「饒、饒命啊!犬神大人!」心知無處可逃,便立即跪地求饒。「我並沒害過任何人類……對付犬神大人也是塵妖的主意!求求犬神大人放過我吧!呀……」 有力的下顎把黑寡婦妖整個頭從身體撕開,身首異處,然後縮小變回一隻普通的蜘蛛屍體。 獵殺妖物是犬神的契約與職務,他們才決不放生任何獵物。   塵埃一掃而空,閣樓變得整潔。清除那堆小小的障礙物,犬神看著那床頭櫃上的東西。 是一個木製相架,主角們是一名女孩和小男孩。 小男孩依靠著女孩坐著,看似一對小姊弟。小男孩永遠溫和地笑著,深綠色眼珠是一種和諧;那女孩的笑容永遠甜美純真,可是棕色的眼睛仍然是那種空洞。   這多年來,憂鬱的棕色並沒任何改變,或許她換了眼珠的顏色會掩飾得更好。 為何這閣樓會被棄置?一定不會是他第一天進來便聽到的原因。 他放下相架,轉身離開閣樓。   這可會是她過去的鑰匙?   ~~~~~~~~~~~~~~~~~~~~~~~   靜夜,冷月無聲。 白得發藍的月光傾散著這漆黑的古舊石板街道。 街道上迴響著急速的腳步聲,冷風從背後微微襲來。 一回頭,便看見了死神…… 露兒的雙手忽然在鍵盤上停下來,表情有點百感交集,她拿起熱紅茶啜了一口。 身後那扇窗並沒關上,布簾飄逸,冷風瞬間充斥著整個書房。 「小諾……」終於按不住害怕的心情,她打了個冷顫,半帶哭聲的叫著。「小諾,你在哪?」   今天是第六次了。 露兒最近找到了一間出版社再次工作,卻一連接了三本靈異小說,而且還是趕著萬聖節前出版。雖然她一向膽小,但現在不得不連夜趕工,結果這數星期便麻煩了犬神。 首十天都懶洋洋的現身,但後來的日子開始懶得出現。   「小諾?」總是這樣的,找他總是沒有回應,面對面時也對別人愛理不理。 她等了良久也不見他進來,怒氣最終大於一切恐懼,走出書房尋找他的蹤影。步進昏暗的大廳,便看到犬神悠閒地伏在沙發裡。 「反正你也是睡,就不能到書房睡著陪我嗎?」露兒亮著了身旁的燈,蹲在他面前,語氣帶了幾分責備。 只是人類幻想出來的故事,都不知這女孩怕什麼,真正在她身邊的反而沒看見……他擺出一副厭煩又疑惑的表情。犬神就是抱著這個心態,導致最後索性不理會她。看著她一會,見她沒什麼害怕的神色,由此確定她不需要自己陪伴,於是又繼續閉目養神。 「喂!」露兒皺皺眉,她好像不太能接受犬神的無視。「你就不能,伴在我身旁嗎?」話畢,她愣住了,整個人跪坐到地上。   你就不能,永遠伴在我身旁嗎?   曾經,她也說過這樣的一句。同樣的一句說話,微微觸碰到她心裡的刺。 她一雙瞪得不能再大的眼睛冒出一層霧氣,漸漸眼眸也容納不到,頃刻世上所有的悲傷從棕色的眼睛傾瀉下來,化成看得見的眼淚。 心很痛很痛。她索性按著受傷的心房,低下頭啜泣起來。 淚很苦很苦。淚水滲透著一種別人難以領略的苦澀,那苦苦的水滴流出來,卻又滴回心裡。她告訴自己不要哭──她不想再哭了,但眼淚總是一流出便不受命令。 事情明明過去了很久,但一切的傷感依然揮之不去;明明腦海已封閉了這段記憶,但任何事物也能化成了鑰匙。   露兒忽然崩潰起來,犬神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我出外一下。」她掩著面衝出大廳,大門方向傳出了開門與關門的聲響,接著屋內恢復平靜來,那是哀傷餘韻的平靜。   ~~~~~~~~~~~~~~~~~~~~~~~   這是一個無月的晚上,星也非常稀疏,地上的城市燈光都比天上的星光燿眼多了。 星只毫無生命力的閃爍著,無意思與燈光較量,但卻要永恆的閃下去。 猶如自己一樣。   露兒因出走匆忙而未有添衣,入秋的夜晚天氣比較涼,她雙手各在兩臂上磨擦,希望使身心取得一絲溫暖。她的眼睛瞬間哭腫了,仍然在邊走邊抽泣。毫無方向地亂走一通,如果能平伏她的心情,要她迷路也願意。 為什麼要擁有一個不能死的藉口?原本應該隨著時間流逝的人,卻要拚命的生存在世,多麼矛盾。 生存對某些人來說,是件沒意義又痛苦的事。   她走著走著,來到一條僻靜的後街,一片漆黑而且潮濕,每走一步時都發出「吱吱」的聲音。腳步聲不斷迴響,突然她聽到與她步伐不一致的腳步聲。 心中一寒,回頭,看到一名陌生男子,正對她邪邪地笑。 「小姐,身上有錢嗎?」陌生男子對她上下打量,多可愛的身材和臉蛋! 露兒不回答他,欲想轉身逃走,卻被那人先擋著去路。那人飛快地抓著她的手腕,另一隻手則從褲袋中掏出一把利刀,指向她再問一次:「小姐,身上有錢嗎?」 「放開我!」露兒不斷掙扎,明顯那人的目的並不是謀財。那男子用利刀狠狠在她手臂上割下一條血痕,鮮血不繼湧出,一向怕血的露兒更加失控,大聲尖叫。「啊啊!」 陌生男子沒理會,狠狠摑她數個耳光,大力得令她整個人跌到地上,面部紅腫起來,她仍半爬行地逃走。 其實要殺她不要緊,反正早就不想活了。但每個女性都不想自己最珍貴的,被一個陌生人奪去吧? 「臭婆娘!」陌生男子抓著她的長髮,使她背著自己坐著,然後扯她到後街的更深處。 「放手!停啊!救命呀!」頭髮被用力扯著,她疼痛無比,依然不斷掙扎。手向頭後亂揮,指甲抓向那人的手,身體向反方向用力,企圖阻止他繼續前進。 陌生男子把她整個人扯起,推到一垃圾堆中,然後欲想壓在她身上,但遭到她強硬的反抗而失敗,但那人卻非常滿意地笑起來。 「走開呀!別過來!」她拚命推開那人,可惜女子的氣力始終不夠男生大,所有反抗都是徒勞無功。 她開始沒有氣力,陌生男子單手便能按住她的雙手,利刀弄破她的衣服,在她身上各處畫出多道血痕,更開始嘗試把她的褲子脫下來。 「不……」她欲要尖叫之際,卻被那人強吻著,舌頭還噁心地伸進來。 而那人的手,開始在她的重要位置遊走著。 恐懼感瞬間漫延全身,露兒漸漸害怕得全身發震,不懂得反抗,只懂得睜著眼睛默默流淚,任由陌生男子對她為所欲為。   救我啊…… 後街不存有一線生機,一切全是漆黑的絕望。 漆黑的夜空,都替神蒙住眼睛了嗎?    誰來……救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