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三章 ~鏡內的含義~

回神過來,自己不再身處於那條潮濕黑暗的後街,而是一間純白房間,全身也換上一套淡粉紅色的睡衣。她大概猜出,自己被送往醫院了…… 她坐起身子望出窗外,藍天白雲,陽光充沛,彷彿噩夢從來沒有降臨,世界不曾有過灰暗,是和諧平靜的。 一下推門聲吸引了露兒的視線,病房內多了三名女性。 「醒來了?氣息不錯。」女醫生和護士稍為作出慰問,然後一面記錄,一面開始解說:「我們為你檢查過了,身體多處地方受輕傷,只要回去後小心處理及多休養便很快痊癒。」 「只有這些?」露兒疑惑。 「放心,你沒有被侵犯。」女警見露兒對醫生的診斷很感意外,於是開口。「我們在後街發現了你和一名男子,那名男子右臂的肉被削去,傷口受感染需整條手臂切除,由於失血過多仍然陷於昏迷。」 「切、切除?」露兒驚訝,那個混蛋雖然是活該,但是誰的手法那麼殘忍? 女警自顧自說:「我們警方在現場搜索到一把刀,指紋證實是該名男子,初步估計是風化案。 另外,希望你能與警方合作,把詳細情況說出,我們將會記錄作為線索及口供。」 「我……昨晚獨個兒在街上亂逛,走到後街時便發現被人跟蹤,他想把我……」雖然現在沒事,但露兒說到這裡心還是怯。「我拚命反抗,然後……」然後發生了什麼?她記得不太清楚。 「不要緊,慢慢說吧。」女警安撫她。 「然後……」她抓抓頭髮又皺皺眉,頭有點痛,表現得十分迷茫。「然後……」   然後她的一雙眼看到的再不是病房內的事物,時間也開始倒退,物換星移,她重新回到那條後街,噩夢也隨之重演。 陌生男子的雙手摸遍她每一串肌膚,每一點恐懼便擴散全身。她害怕得不懂反抗,只能看那人逐步侵犯自己……   「哎!」一聲慘叫,卻不是出自露兒的口,而是那陌生男子。 那人的手臂被五隻利爪刺穿了,而且還整個人被抽離地面。那人單手舉起,雙腳著不到地,源源不絕的鮮血跟隨身體線條流下去,痛得哇哇大叫,手上的利刀也跌在地上。 露兒看著眼前一切,原本嚇得花容失色的臉上變得更為蒼白。 「滾開。」一把低沉、充滿威嚴和憤怒卻異常平靜的聲音,迴響在整條街道。 利爪一揮,陌生男子變成被隨手棄置的洋娃娃,拋到某一黑暗的角落處。那人整條手臂的肉全都與骨分離,只靠丁點的肉絲垂吊在骨幹上,血流成河,一聲慘叫後便痛得昏暈過去。 露兒看不清救她一命的人是誰,利爪的主人是黑暗的一部分。就在她昏過去的前一秒,她感覺到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及氣味包圍著自己。 她在哪裡接觸過?但現在這些比那時候更加熾熱,令她不其然安心下來,一切可怕的事都不再存在,所有驚恐也被這溫暖的懷抱驅散得無影無蹤。 是他嗎?是他嗎?是他回來了身邊保護自己嗎? 「諾……」露兒輕聲喃呢,然後便失去意識。   ~~~~~~~~~~~~~~~~~~~~~~~   露兒辦妥一切手續後,穿回自己的衣服離開醫院。 不知她驚魂未定還是心不在焉,當她步向轉角位時,被突然在腳邊閃出的黑色物體嚇了一跳。她向後大退一步,定神看著面前的黑色物體後,更是驚訝:「是小諾?你怎麼在這裡……不!你怎會知道我在這裡……不、不……」小諾表情依舊平靜,露兒頓為自己的手忙腳亂而尷尬。 「怎樣也好,謝謝你來接我啊。」她蹲下來,望進小諾的金黃色眼眸,神情變得柔弱哀傷,伸手摸著他的頭,自言自語。「真的會是你嗎?諾……」   不,不是露兒為犬神取的名字。   那時候救回她的,當然是犬神。 原本犬神打算繼續休養,但閉上眼卻不斷重復著剛才那一幕。 從來他只當作這裡是暫居地,傷痊癒了便離開,這裡的一切與他沒相干,他可以置之度外。 但看到露兒哭得凄酸的樣子,心裡泛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個女孩,到底承受著什麼痛苦?為什麼總感覺到她的痛是與他如出一轍? 她總是在人前顯得一臉堅強開朗,但他漸漸發現無論她工作、用餐、閒坐,只要有剎那閒下來時,她的眼神也會變得空洞一片。 嬌小的身軀內沒有靈魂,是一塊佈滿裂痕的玻璃。她的一切一切也是脆弱的,稍稍輕碰便會粉碎。 那種痛楚連他自己也承受不了,所以當初才會選擇那樣做……何況,她只是一個女孩而已。   那時候他懷中的女孩輕呼著的,和現在的一樣,是一個對她非常重要的名字,不然她又怎會寂寞得連為一頭犬取名時,也會採用相同的字? 在惡劣情況會喚起的名字,必是一個會拚命保護自己的人。 然而她心中的守護者沒有出現。   不久,腳步聲及對講機的對話,隨著殘黃的電筒燈光,在後街的另一盡頭凌亂湧出,應該是人類的警察趕來。犬神躍身到屋頂,遠觀露兒被送往醫院的過程。 這個女孩已經安全了吧?他不打算回去了,現在是離開的好時機。 「嗚……」他正要躍起之際,胸口傳來一股錐心之痛,果然在元氣未復原前,強行轉變形態是一種自殘的行為。 看來,他還是要在她身邊待一段日子。   ~~~~~~~~~~~~~~~~~~~~~~~   這天,浴室發生了一場激戰! 「早說過你逃不出我五指山!乖乖地接受現實吧!」露兒奸笑,手持沐浴花灑,向困在浴室的小諾噴灑著點點水花,可是小諾總是敏捷的避開了。 是禍躲不過,犬神原本是進來喝水的,可是露兒趁著這機會把浴室反鎖!他終於見識到人類的奸詐。 「可惡!你不要逃啦!洗澡而已,又不會痛……」露兒掉下花灑,改變策略,捉著他抱到盛滿水的浴缸,犬神掙扎,最終一人一犬雙雙掉進浴缸。「啊!」 她鬆手,犬神立即跳出浴缸,思索著怎樣逃之夭夭時,也觀察露兒下一步的行動。 等、等一下……這女孩在幹嗎?她、她、她在脫衣? 「討厭啦!內衣也濕透了!」說罷,她更進一步地…… 天呀!這個女孩不懂害羞的嗎?犬神滿面通紅地低下頭,不敢再看多一眼。 他投降了!   待在這裡,可能是他一生中另一個後悔的決定。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