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默契》(中)

      「很像一個小學生去旅行似的,我們現在是去冒險呀。」小珊看到我這裏碰碰,那裏摸摸,不禁頭痛起來。「你最好認真一點,樂琳。」   「你最近變得好古怪啊…小珊…」發覺她愈接近古城,便愈變得古怪,平常的她臉上總帶著微笑,給人感覺很溫柔,但現在簡直判若兩人,以前冒險也不曾出現的。「…是有什麼事嗎…?」   「……」她好像有點猶疑,延遲了好一會,才開口。「我…有點不安…有種不祥之感在我心裡不斷盤旋……好像會有什麼事發生……」   話畢,認識她的人也驚訝的看著她,然後竊竊私語。   「……」終於知道她剛才猶疑什麼了,她在猶疑該否說出來,跟她熟悉一點也會知道,她的第六感是很強的,準確度幾乎是百分之九十,特別是……特別是一些不好的事情…「別在意這些無謂的感覺吧!可能是你太緊張了。」   「…希望啦…」她向我報以一個無奈的苦笑,謝謝我安撫她的不安。       一路上,遇到很多奇怪的魔物,有些也見過的,有些卻只能憑書本圖文的記載而依稀地確認出來,在我們連夜圍攻之下,終於也來到城堡入口了,大家的心情也漸漸放鬆下來,因為沿途的魔物一點都不強勁,完全不能威脅我們那冒險的決心,團長決定在這裏稍歇一下,才進入城堡內部。       「對啦,樂琳,」她把平時戴在手腕的藍色手繩拆下,放在我手上。「這個你拿著。」   「不!」也猜到她在想什麼了,當我正想拒絕之際,她已將手繩緊緊繫在我手中,不得不接下。「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她沒有駁斥,只是微笑著,其實無論我怎樣說,也不能將驚惶的她安定下來,因為她的預感沒一次是不靈驗…剛才她的雙手……正在抖震著。   「大家的警戒心也鬆散了…」我們坐在一旁看著團員在嬉戲,一點危機感也沒有。   「這就更糟糕…」她懊惱地說。「古城正在玩弄我們於掌中。」   「啥…?」玩弄我們於掌中?有點…誇張吧…?   「它正等待我們警戒心最弱的時候,才來一個大反?。」她微微地推測。「古城絕不是閒人隨便進來的地方,它會引道他們慢慢走向死亡的盡頭,而現在那些閒人…」此時團長又叫我們聚集,大家亦開始收拾裝備出發。「而那些閒人…就是我們。」   我無言以對,古城真的有這樣可怕嗎?還是她想太多了?       漆黑一片。       進入了城堡內部,氣氛變得很凝重,大家也相繼安靜下來,入口的大門仍然敞開著,空氣像被吸進去了,微微的風由背後吹來,加上環境實在太暗,若不是光從大門射進來,根本就伸手不見五指!何況要走到城堡的更深處?看著漆黑的前路,眾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突然「碰」的一聲,大門竟自動關掉!唯一的光源沒有了,大家也驚惶失措,有人趕快燃點帶在身上的火把,不過火把未及燃燒,本來掛在牆上,已多年沒用過的蠟燭,竟然剎那間由遠至近全陪自動亮起來!眾人給嚇呆了!臉上掛著的,全是驚訝的表情。團員紛紛跑到大門前,嘗試再次把它打開,但努力的結果卻是失敗。整頓了一會後,團長決定把團員分成兩對,一對是留在這裡,想辦法打開大門,另一對則是隨他去找別的出口。   我和小珊被分到找出口的那一對。   漫無目的地走,向前望除了柔柔的火光外,就是大家的腳步聲,在空曠的走廊迴響著,沒有魔物,只有我們。   「又沒路可走了。」這句說話,團長已不知說了多少次,他停下來想了一想。「看來我們還是回去入口那裡吧!」   正當我們打算轉身回去,突然一名巫師無故中箭受傷!大家也覺得驚奇的時候,第二支箭又飛來!幸好這次大家也避過了,眾人看著箭來的方向,嚇然是一堆幽靈弓箭手的所為!   拉弓,射箭!   它們的非常動作一致,箭如雨下,除了近身格鬥外,就只有擋和避!經過一番遊鬥戰,終於回到入口了,看到留守在這裏的人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我們大聲向他們求助,他們才緩緩走過來。當他們走近時,發現他們神情呆滯,眼神全是一片空洞的感覺。突然,他們握起手上的武器,飛快的跑近,然後他們瘋狂的作出攻擊!但…       是對我們作出攻擊!!       我們不斷叫他們停手,但他們依舊對我們瘋狂攻擊!既然阻止不了,就算不忍心,也要作出自衛反擊!辛苦地打敗了幾個,團員亦都倒下了數個…但已倒下的人,竟然能夠再站起來,然後攻擊我們!   這種情況,我們不可再戀戰下去,其他騎士們冒險地打破大門,拚死地把團長、小珊和我推出去!   「團長!」一位騎士大聲喊道。「如果!你有命回去的話!請你告訴全世界的人們!不要再來這個!不屬於他們的鬼地方!!」       我們思緒一片空白,想不到任何事情,判斷不到方向!只懂不停的跑,不斷的亂走,接受不了之前所有的事實!朋友在眼前一個一個地死去,然後一個一個變成冷血的魔物!當回過神來,才發現身在一個很像墳墓的地方。       沉重的腳步聲,鎖鏈在地上拖行的聲音漸漸拉近,一堆腐屍正慢慢前仆後繼的走來!他們和常見的腐屍不同,有些的皮膚是綠色,有些則是穿著一件像囚犯的衣服,手被手扣鎖住,腳更是拖著一個又大又重的鐵球!   我和團長開始無止境的殺戮,但腐屍的數目仍有增無減,小珊不小心給腐屍抓傷,身後出現數隻紅色的蒼蠅…瞬間咬著她的傷口及頸部,然後吸吮她的血!   「小珊!!」我們欲想走過去救她,但腐屍不斷的阻礙我們。團長急得瘋狂使出『怪物互擊』,終於殺出一條路,我們立即撲出去救小珊。正當我動身之際,突然有人拉著我的肩膀,回頭,看到一隻綠腐屍,它張開口噴出一些綠色氣體,忽然感到天旋地轉、眼前的一切也看得不清楚…只感到一個又大又重的鐵球撞向我的腹部,被撞開了數尺才停止……腹部…很痛…很痛…血不聽命的從口裏不斷流出來……感覺到……生命…也像血一樣……正在流失……       老公……對不起……我……不能回來了……       但你要繼續加油啊……       ~~~~~~~~~~~~~~~~~~~       團長的內疚…       那些紅色蒼蠅比起平日看見的強得多!最終也是死於我劍下…但小珊她……只怪我來得太遲!是我害了你們……糟糕!只顧那些紅蒼蠅!不知不覺走了很遠,已經看不見樂琳了!她是最後一個團員!她不能死!不能死的!我絕對要保護她離開!!妳要支撐多一會!   在遠處,已看不到之前的腐屍群,只看到一個身影躺在地上……我已經大概知道……       她出事了…       眼不想接受現實,腳還在慢慢的走近,稍為近一點,就已經看到--   她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雙眼緊閉,旁邊還有數隻紅蒼蠅在旁吸吮她吐出的血…她…的呼吸……停了……       她.死.了.!!       「我……不應該……帶你們來…」騎士團長的劍脫手,狠狠插在地上,腳再不能支撐沉重的身體,跪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現在他腦海和眼中,只有後悔和內疚。「對不起……我…不應該帶你們來……是我…害了你們……對不起……死的該是我……對不起……對不起……」他不斷喃喃地說著的同時,有一隻披著黑色布、帶著一個骷髏頭和一對骷髏手臂的惡靈,在不遠處飄近他的身邊。「對不起……大家……對不起……」   突然,幽靈的腹部張開,竟然是一個血盆大口!向著團長噬下…       前一秒,他懊悔不已;後一秒,他已得到他認為應有的懲罰。           ~~~~~~~~~~~~~~~~~~~       吉芬城下著傾盆大雨,有一個身影仍在街上徘徊著。       「已經六天了…為什麼還沒回來…」這幾天以來我根本沒睡過,一直擔心她會有危險,現在…六天了,我已經沒耐性再下去!   「揚。」老師?他的神情凝重,似乎有什麼重要事要說給我聽。「剛收到騎士公會的信件,他們派出的古城探索團至今還未有人回來,所以決定派出救援隊。他們希望鐵匠及巫師公會能夠參與拯救工作。」   「……沒人回來嗎…?」六天了…不會是被滅團吧…?   「你還是擔心一下我們吧,我們這些鐵匠沒有任何攻擊技能,很可能會戰死古城呢!」他開玩笑地說後,將手放在我肩膀上。「但…我希望你有心理準備來面對現實……快去休息了,不然連走路的氣力也沒有!」   樂琳…千萬不要有事啊…       翠日清晨,救援隊向古城出發。到達古城門口,代表團一致決定,不能隨便進入任何建築物,盡量不要單獨行動,若到了集合時間還沒來到集合地點,便不用等候,以確保大家的安全。   走幾步路,寫幾行筆記,畫幾幅圖,記下這裡的路線,方便其他騎士搜索。他的動作變得很機器化,因為他的心只是擔心著她的安危,想著她究竟在古城哪一個角落,腦子全都是她的影子。   眼睛不自覺地在地上一掃,看到…一些鞋印…?!   鞋印一直走向一座像修道院的建築物,他二話不說,便跟著鞋印走去。   「揚!別進去!」老鐵匠(揚的老師)不停的叫著他,但他像一點也聽不到,沒有理會老鐵匠,只顧看著鞋印的方向走進去。老鐵匠急忙叫幾個巫師朋友隨後跟上。   他們一進去便看到一隻很像馬的魔物向他們衝來,巫師們立即用『聖靈召喚』,輕鬆解決了它,再向前望,看到他在通往另一個房間的門前蹲下來,拾起了一條藍色的繩,他一看便能認出--那是小珊的手繩!   即使說,樂琳極有可能在這裡!   他站起來,走進另一個房間,他們亦連忙跟上。   來到了一個很像墳墓的地方,便發現一些戰鬥過的痕跡,突然遠處有一樣閃閃發光的東西,他立即跑過去,原來那是一把插在地上的雙手巨劍,令他更加肯定她就在這裡。在他沉思其間,腐屍又再出現!就在他的不遠處慢慢走過來,他沒有任何反應,依然陷入沉思之中。   直到巫師放出多道『火焰之壁』,給吵雜的燃燒聲帶回現實,他看著火壁後的腐屍群,忽然一隻腐屍從他的左邊撲過來,他抬頭一看,一身女騎士的服飾!由髮型看來,她…她是--小珊!!   小珊竟變成腐屍!小珊死了?!那麼…樂琳…?!   腳一軟,跪在地上。他呆了!他的心很亂!已忘記避開小珊的攻擊!當小珊想咬他之際,老鐵匠及時衝前用鐵槌朝小珊的頸後打去,頸椎骨被打斷,她…終於得到安息了…   「揚!走吧!這裡太危險了!何況火壁燃燒的時候不久!」老鐵匠嘗試拉他站起來,勸告他離去。   「不!!我不走!!」他推開了老鐵匠的手,自己站起來。「樂琳一定這裏!我要找她回來!!」   「別衝動!!她會沒事的!!」老鐵匠雙手抓著他雙臂。   「但……!!」他想辯駁之際,突然愣住了,他的視線看著火壁後的腐屍群。   他看到腐屍群內,有一個穿著騎士服裝的人,頭髮的顏色因火燄而看得不清楚,但他依然能認出那人腰間的劍--        是他送給她的單手劍!!       「樂琳!!」他已經不能判斷任何事,一勁兒卉向火壁。他只意識到他的妻子就在火壁後面,完全沒想到…亦不敢去想…她…已經……   「不能去!!她已變成腐屍了!!」老鐵匠急忙阻止他,要他接受殘酷的事實。   「你胡說!!你胡說!!她沒死!她沒死!她沒死!」他拚命掙扎。「她不可能會死!!她答應會安全回來我身邊!!她不會死的!!」        「她.已.經.死.了.!!」這句話,一字一眼的打碎了他的妄想。        然而,他亦不得不承認…她死了…        「妳說過會安全回來…妳說過會安全回來的…一切也是騙我…哈哈……別再玩了…」他又再跪再地上,精神已接近崩潰,甚至已經粉碎!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瘋掉…「來…跟我回家吧…樂琳…樂琳…」   「你跟我走才對!」此時老鐵匠擔心他會即場瘋掉,決意不能讓他再崩潰下去,握起木槌揮向他後腦……        …昏了。        老鐵匠將他和小珊抬到手推車,然後和巫師們迅速逃出這座建築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