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八章 ~彼岸的遺珠~(觸碰)

  一名年約八歲的女孩坐在漁船上,正對著平靜的海面看得出神,忽然背後有人高呼她的名字,打斷了她的思緒。   「說了多少次不要叫那名字,遜死了!要叫我小可!」女孩非常不滿地叫道。小小的身子站起來挨近船邊,吃力地把漁網拖上來。   其他在船上的成年人好像聽慣了她的異議一般,只笑呵呵地繼續逗她:「你出生以來我們就這麼喚了,又響亮又易記,我們倒是很喜歡這名字啊。」   接著數名大叔還故意地唸著她的本名數次,令其他人哄堂大笑,唯獨女孩一臉悶氣,卻又不能反駁地忍耐著,自顧自繼續幹活。   「呀──煩死了!真是煩死了!」   漁船靠岸時已入黃昏,工作過後,其他船員都陸續離開,只剩下女孩一人幹著清潔甲板等雜務,此時她才敢把早上的怨氣發洩出來。   「為什麼媽媽要替我起這麼俗庸的名字!鄰家的小珠和小美,聽罷都知道是個溫柔美麗的女孩子吧?」她一邊用力刷著甲板,一邊嘀咕。   不知怎的,她又想起了今早那幾個大叔,不知死活地把她的本名當作歌兒來唱的情形……   「可惡啊──!」   女孩憤然把刷子擲地發洩,不料它竟撞到主桿反彈──   糟了!要掉到海裡去了!   「哎呀!」   眼見刷子掉落到船以外的範圍,卻沒有預期中的「噗通」聲,反而是一記痛呼。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女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這段時間沒可能還有人在吧?那她剛才的怨言豈不是被聽光了?女孩戰戰兢兢的,慢慢走到船邊偷偷向下望──她驚訝得差點叫出來!   在海面上,近船邊,浮著一位似跟她同年的女孩。   海裡的女孩長有一頭鮮橙色的長曲髮,額頭起了個包包,她正一臉痛疼地揉著。   重點是,女孩浸在水裡的下身,是一條尾巴……一條美麗的金魚尾巴!   半魚半人的女孩苦惱著為何有東西丟下來,抬頭一望,恰恰對上了女孩一雙小眼睛。   「啊!」   「哇!」   船上及海裡的人兒不約而同驚呼了一聲,同時把頭躲回去。   女孩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厲害,她稍稍深呼吸定一定神,瞪大眼睛看看船內,只覺影像有點浮游不定。   難道看錯了嗎?女孩拍拍自己的臉,輕微的刺痛感證明並非作夢,於是想再次確認,鼓起勇氣探頭窺看──   「啊!」   「哇!」   不看還可以,一看之下才發現對方一樣想窺探自己時,她們再次嚇了一跳,躲回屬於自己的地方。   不得了,原來不是傳說啊,原來真的有美人魚!   「那個……」女孩仍然坐在船內愣了一會,不知哪來的勇氣,她  怯怯地開口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砸你的……你還好嗎?」   風平浪靜,全無半點反應,美人魚大概被嚇走了吧?女孩嘆了口氣,當她打算還是專心打掃時,忽然「咚」一聲,掉進海裡的刷子竟被拋回船上,不偏不倚跌落在女孩跟前。   看著濕漉漉的刷子,女孩感到萬分欣喜,又感到不可思議。她立即走到船邊,只見小美人魚也怯怯地在水中探出半個頭來,一雙水漾的眼睛無辜又好奇的看著漁船。   「喏,謝謝你替我找回刷子!」女孩朝她揮揮手,表示友好。「我叫、呃……我叫小可,你呢?」   小美人魚似是猶疑了一會,才把整顆小腦袋冒出水面,小聲地回答:「珮絲艾依.安娜貝妮克.嘉莉琳.雅爾。」   「啊啊,好長的名字啊。」女孩還是頭一回聽到如此奇怪的名字,有點嘖嘖稱奇,而且傳說中美人魚的聲音如詩如歌,果真沒騙人呢!「珮依……艾嘉琳……珮嘉!不如我喚你作珮嘉好不好?我們來做個好朋友吧?」   小美人魚有點不知所措,看來她也是第一次接觸人類。   看到她苦惱的樣子,女孩才驚覺她的憂慮,連忙保證:「啊──我不會把今天的事傳開去的!絕對絕對不會啊!我發誓!」   女孩笑盈盈的看著小美人魚,或許就是這抹純真的笑容,打開了彼此的心扉。   「……朋友?」   「對呀!朋.友!」   ~~~~~~~~~~~~~~~~~~~~~~~     「讓開!讓開!讓開!可憐的公主被追殺啦!」   珮嘉拖著露兒,胡亂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中,不時還推開擋路的人,一邊逃亡一邊叫苦連天:「唉呀呀!公主真不易當啊,總是平白無端的引來歹角!」   「明顯是你先開罪人家吧!」無故捲入了事端,還來一場奪命狂奔,露兒有點後悔當初隨她出外。   「啊!對了,居然會忘掉!最近也真玩得也瘋。」珮嘉拍拍腦袋,恍然記起了什麼,大刺刺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問露兒:「你有認識一位名字中帶有『可』的女人嗎?」   嘎?   「有嗎?有嗎?認識嗎?」見露兒沒有回應,她只好再三加強語氣。「請務必想起來,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啊!」   「現在不是問這種問題的時候吧!」以為她會向自己解釋惹禍經過,卻問了一條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露兒頭一次真正感受到什麼是哭笑不得。   這次換珮嘉被拉著走,可是沒轉兩個街口露兒倏地停步,害她的鞋跟卡進水渠蓋的間隙。   「唷,沒人教你緊急剎車時要打信號燈嗎?」珮嘉一邊氣急敗壞地投訴,一邊與水渠蓋角力,情況好不狼狽。她弄了一回仍然掙脫不了,才察覺露兒一直沒有回話,只看著前方呆呆出神。「你怎麼了?」   珮嘉隨她視線去看,前方只有一座跨越河流的大橋,四周空無一人,並沒什麼特別嘛。   「你這兩隻母豬給我站著!」稍有拖延,那三個惡男已隨即趕至,帶頭那個仍然抓著酒瓶不放。   「好了!你們追了那麼久,不累的嗎!」珮嘉字字鏗鏘,凜然伸手一擋,惡男們也在不遠處停步。她氣勢如虹,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模樣地叫道:「本公主到底開罪了各位什麼?即使死,都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媽的!那晚你在酒裡下了藥!霸王餐吃得很爽吧!」   「見我們醉了就趁火打劫!天殺的你算不算是人!」   下藥?   霸王餐?   珮嘉嘗試回憶了一會。   「啊哈哈,有這麼回事嗎?我不記得了。」她一年都不知開罪多少人,哪記得何時開罪了兩個無名小卒!「唏,沒差啦,大方一點才能吸引美眉嘛。」   「你這賤女人不教訓不行!」帶頭的聽罷怒不可遏,砸碎了酒樽直衝上去。「要麼把錢還來!要麼讓我揍爽你!」   珮嘉索性把鞋脫了,欲要拉露兒繼續逃命,卻發現身邊人不為所動,她不解地瞄瞄露兒,只見她似有難言之忍,陷入兩難的樣子。   搞蝦米啊?珮嘉又瞄瞄後方的大橋,這次她卻注意到了,橋上的欄柵某處,繫上了……   一束鮮花。   不過仍未得悉怎麼一回事。   只知道既然沒法子逃跑,唯有迎面一戰吧!   眼見三惡男來勢洶洶地飛快靠近,珮嘉居然大刺刺的閉上雙眼,雙手自然垂下微張,情況緊急她又要玩什麼花樣了!   「蘊藏著神秘生物的海洋,於我面前顯示你真正的力量啦!皇諭之下,珮嘉命令你立即──前來救駕!」珮嘉大聲唸了一堆似是咒語的東西,後方平靜的河流,瞬間起了異樣,不可思議地無風起浪,洶湧澎湃。   接著她猛然張開眼睛,指向前方,大聲命令:「為他們前路鋪上無限荊棘吧!Seaweed!Urchin!」   河中忽然飛出數度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貼地而行,向著一眾惡男的腳底衝去──     「人呢?怎麼都不見了!」露兒慌張詢問。   「啊哈哈,在這裡,躺得很安祥……哇哇,還兩死一重傷!」   「這……怎麼了?他們怎麼會突然昏迷啦,還有一個抱著腳亂滾亂叫!」   珮嘉未有解釋,只蹦蹦跳地跳往前觀察了一會,便搖搖頭說:「唷……想要親吻大地也不用這麼轟烈嘛。看呀,海草都滑飛得老遠了,把頭砸往地面的力度與你對地殼的熱愛程度是不會成為正比的。」   接著她又蹲在那仍然清醒的男人面前,作狀拿著米高峰訪問:「恭喜你成為本市第一位在內陸被多隻海膽刺穿腳的猛人!哇呀,場面十分熱血不止啊!請問你現在有啥感想?」   「媽呀──好痛呀──」   「謝謝你的真情剖白,好不賺人熱淚呢!」   露兒一手把樂得不可乎哉的珮嘉拉起,有點煩躁地問:「哎呀,你夠了啊,到底怎麼回事了?」   「充滿奇蹟的愛心小女孩啊,你剛才沒聽到咒語嗎?這是魔法召喚啊!」   「……嘎?」   「哎呀呀,那樣唸咒感覺真是酷斃了!怪不得動畫的主角個個也說堆廢話才出招啦!」珮嘉自我陶醉得手舞足蹈,但看看空無一物的雙手,又變得十分惋惜地說:「不過要當個魔法少女果然還需要一枝魔杖,不然不夠氣勢呀。你家地庫有這種東西嗎?」   「……我家沒有這種東西。」露兒當機了一會,然後認命地慢慢走向電話亭投入硬幣,正要按下急救中心的號碼時,倏地又冒出一句:「啊……也沒有地庫啦。」   ~~~~~~~~~~~~~~~~~~~~~~~     「總之,拜託你不要再打擾我!」露兒把一堆零食塞到珮嘉懷內,然後用力推她出屋外。   「主人不要拋棄我啊,求求你讓我留下吧!」珮嘉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惟洪亮的聲音破壞了她苦心經營的我見猶憐形象。「嗚……我出了這個家門,就不知哪裡才是容身之所了……」   什麼啊!明明她也有間房子的吧?雖然內裡的混亂情況不堪入目。   「什麼也好,現在我只想好好完成手上的工作,我還有要事趕著辦!」露兒一口氣把她推出門廳,斬釘截鐵的說道。「總之你們不要再干擾我的生活了!」   「嗚呀呀,你知道人家是人魚公主,就把人家當成是怪物看待了嗎?嗚……萬萬想不到原來露兒是個膚淺的傢伙!」   「真的夠了啊──」   一聲充滿怒氣的吼叫,把珮嘉嚇得馬上噤聲。只見露兒單手擋著大門,粉拳緊握,垂下的髮絲令人看不見她此刻的表情。   不好啦,玩過火了……   「什麼妖怪、什麼犬神、什麼人魚公主……真是統統夠了啊──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什麼偏偏要來打亂我的生活?」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彷彿在強忍什麼。「你們……動不動就要破壞什麼、動不動就要傷害別人,你們的世界就是這樣子的嗎?我行我素,完全無視他人感受!我受夠了啊!」   自諾希不在,她只想一個人安靜地活著、等待去世。然而當她以為自己這樣就能渡過下半生時,犬神出現了……平靜的生活就此改變,很多事情漸漸擁有著不可知論的變數,更讓她知道還有一個世界,充滿著另一個世界的醜陋所衍生的惡果。   [i]從今以後……我不需要你保護了。[/i]   那抹黑色的神秘身影,金黃的眼瞳,自那天起不曾看見。   已經半個月多,他真的……沒有回來了……   還記得某個晚上,她向他承諾這所房子會是庇護他的地方,可惜現在每當她想起犬神,腦海中就閃過花貓的小身影。她終究還是無法釋懷那個雨後的深夜,犬神做了多麼殘忍的事。   然後,什麼也沒來及平息或沉思,珮嘉就毫無先兆地出現,生活更加變得雜亂無章。或許某些喜愛奇幻故事的少女,會為這種奇遇而興奮,但她漸漸認為自己已經負荷不來……   大概,這樣是最好的結局吧?反正到最後他們都互不相干。   「我知道你遇上十分難受的事,抱歉呢。」珮嘉彷如理解到她的心情,輕浮的表情漸漸收歛,原本精靈的雙眸也不知何時變得暗啞無光。「我們的存在,都好像只會傷害你們……是否即使知道彼此的存在而不去理解的話,就是最佳保護對方的方法?」   語氣充滿濃濃的歉疚,濃得令露兒不知所措。方才她說的太過份了嗎?她忽然想起了酒吧老闆娘的說話──珮嘉有一個死結。   那死結會是指什麼?   兩個女生自各為心事沉默起來,直到珮嘉忽然丟下懷中的零食伸了個懶腰。   「好吧!我見你已沒什麼大礙,靈魂混濁也不再發作了。當是賠罪,零食全給你就好,永別囉愛心小女孩。」珮嘉轉身,率性地揮手道別。「不過,如果你記起曾認識一位名字中有『可』字的女孩,記緊記緊要告訴我。」   「啊……等、等一下!你怎知道我有靈魂混濁?」她的表面徵狀早在認識珮嘉之前已經消失了,所以沒可能被發現,除非……「你認識小諾?你見過他是不是?」   珮嘉聽罷立即停步,用著一種非常強調的語氣極力否認:「不認識!不認識!什麼犬神的我都不認識,我最討厭就是貓貓狗狗那些啊!」     露兒看著一臉認真的珮嘉,一種無力感湧上心頭。   明明她都沒說小諾的身份啊……   「咦?不對。」珮嘉忽然瞪大眼睛。「噗!小諾?嘿嘿嘿!那喪家犬居然改了這麼可愛的名字!嘿嘿嘿!能見面的話本公主一定糗死他!哇嘿嘿嘿……嘿……」     露兒看著大笑翻天的珮嘉,很無言。      「嘿、嘿嘿……啊──」自顧自大笑了一會,珮嘉思考兩秒,才驚覺要繼續守秘密:「啊……呀哈哈,我真的不認識他,是真的。」 ……妳要找誰信呢?露兒嘆了口氣,她察覺如果對珮嘉的說話太認真,恐怕更多的腦細胞也不夠運作。      不過,原來珮嘉認識犬神啊……   「唷唷……愛心小女孩,你怎麼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呢?」珮嘉看著露兒,馬上洞悉她內心在掙扎什麼,賊賊地笑了起來。「是不是,有點什──麼──想要知道呢?」   聽罷,心虛的露兒不禁羞窘得漲紅了兩腮──哎呀呀,她害羞時的模樣還真可愛,看來有點惡作劇,不作不行!   「你不說出來,我就沒法好好滿足你啊──」珮嘉說得很曖昧,還用纖指輕輕逗起露兒的臉蛋,全然挑逗的意味。   面對珮嘉的洞悉及挑釁,露兒更深覺難以啟齒,然而想起犬神每次外出,不是一臉疲勞,就是帶著一點點傷痕回來,如今不再見面,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他總是喜歡勉強自己,未知沒有她叮嚀時,他會懂得好好照顧自己嗎?   「那個……」露兒躊躇了一會,最後還是經不起磨折,卻仍裝作一臉倔強,不太在乎,隨便地問:「他……最近還好吧?」      奇怪了,為什麼她想了解這些?明明她還在生氣,而且也不該再干涉他的生活呀。      「呀哈,這樣才乖嘛。」珮嘉很高興她能那麼坦白,因為這樣就有好戲上演啦!不知哪來的幹勁,她抓緊露兒的手起勢的往屋外跑,還滿臉興奮地叫嚷:「要知道他近況如何,親身體驗不就得了?」      「什麼跟什麼──」露兒非常不明白,為什麼總是在兩言三語之間,就被珮嘉弄得搞不清楚狀況?     「不過,我幫你,你幫我。如果你記起曾認識一位名字中有『可』字的女孩,一定要盡快要告訴我。」珮嘉拖著露兒穿梭在街道之中,卻仍不忘提起這件事。「一定一定要盡快啊,因為……」      我已經時日無多。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