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念之間》

  忽然,腦海便閃過你的笑容。   那抹完全算不上美麗,卻能令人甘願傾倒的笑容。   牙關咬緊得粉碎了任何哀號的衝動,然而睫毛沒能阻隔缺堤的傷痛。   冷靜。   冷靜。   冷靜。   深呼吸,一次、兩次、三次──氣力花光,理性終究被溺斃,落得蹲在階磚上狠狠啜泣的下場。   雙手,觸碰到燙熱的淚水,擦過了扭曲的臉容;喉嚨,強忍著自找的苦澀,吞下了悲慟的酸度。   身體抖震的程度,明示靈魂快要陷入瘋狂失控。   為什麼哭得這樣慘?   不禁自問一句後,竟然哭得更慘。而答案,倒意外地讓意識暫緩下來。因為一個人──一個被愛得很深很深的人、一個好狠毒好狠毒的人。   對了,為什麼會搭上那種傢伙?想起來,那傢伙總是對別人的心意愛理不理,也聽過了很多苦口婆心的預告。   可是,沒辦法,就是對你很執著。   那時候的心情,跟這時候的心情,有點一樣,也有點不一樣,然而心臟都因著同一個人而激烈地跳動。   該怎麼辦?該怎麼做?已經受夠了啊。   好喜歡你。   「真的!好喜歡你!」終於那天,搶走了商場廣播用的咪高峰,當著數千人面前向你發動最後一擊。「非常渴望和你交往!請你務必和我交往!」   一直被忽視的心意猶如核子彈,無差別地投在你身上,把多番抑壓的熱能全數暴露於人前。   你那副無比錯愕的表情,怎麼了?終於看見了嗎?看見了這個用「愛極」和「深愛」都不能表達出究竟對你有多傾慕的笨蛋了吧?   曾經如此華麗地,發動了一場戰爭,在惡劣情況下試圖扭轉局面,誓要攻陷你心。   現在卻被玩弄得一塌糊塗。   為什麼,反而到現在才看得見你當時的竊笑?   不知不覺停止了的淚水,又再不知不覺重新在皮膚鋪上淚痕。究竟哭個什麼!究竟要哭到什麼時候!就不是失個戀,有什麼大不了?   可是,真的很痛……好歹也給個交代,甚至是,撞破你跟別個混在一起也可以,好讓這場轟烈的戰役有個轟烈的結局。   毫無先兆的,夢就醒來了。   為什麼你要選擇一個最差勁的道別方式?   為什麼要這樣無聲無息地遭人遺棄?   為什麼要為這個人類渣滓泣不成聲!   為什麼還要繼續愛著這個差勁的人!   「為什麼……為什麼……」狹小的空間擠滿了不可目視的悲傷,身體只好捲曲成一團,就像一件即用即棄的大型垃圾,不斷反問沒有答案的死結。   心很痛,這是怎麼回事?   不想哭,卻哭得不能自拔,這是怎麼回事?   不要愛,卻愛得不能自拔,這是怎麼回事?   該怎麼辦?   該怎麼做?   媽的為何心臟會這麼痛!痛得我好想死掉就算了──啊──對啊,死掉或許沒那麼痛。   念頭一閃過,便慌慌張張的要站起來,可惜蹲得太久,血液只允許雙膝跪地,以最卑微的姿態尋找往生的門匙。   打開了鏡面櫃,煩躁地撥開礙事的個人護理用品,終於找到一把刮刀握進手裡去。   把心交給你。   就說很愛很愛很愛你。   可是你享用過後便通通不屑回應。   視線迷糊了,感官麻木了,只有手腕感覺到冰涼的刀鋒,蓄勢待發。   被遺忘的人。被拋棄的生命。活著還有什麼用──痛!   真實的痛楚把飄遠的意識拉回來,尋死的欲望倏地散開,只剩下面對死亡的恐懼。只見手掌與手肘之間迅速血湧如泉,啊啊──這樣下去會死啦!會死的啦!怎麼辦?啊──要先止血!毛巾,毛巾在哪裡?   呆看著雪白的綿巾上緩緩渲染出一片殷紅,方醒覺剛才有多衝動。   天呀!究竟在幹什麼蠢事!   連死的勇氣也沒有嗎?果然是個窩囊的廢物嗎?   「啊──」   砰砰!!尋死不成,憤然把眼前的物件都亂掃一通,大至特大號的沐浴露,小至漱口杯及牙刷,通通不能倖免。   好討厭!這個世界好討厭!   被遺棄好討厭!   不能停止愛你好討厭!   生存好討厭! 媽的什麼也看不順眼!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   「啊──」瘋狂的哀號交雜著玻璃破碎的聲音,壯麗地響徹地獄,似要將整個房間撕裂粉碎。直至找不到可砸壞的東西才能回過神來,朝看已經屍橫遍野的地板,又再心生厭惡。   這種程度的破壞,又能發洩到什麼?砸到最後,還不是要自己收拾殘局嗎?又在做沒意義的事了啊蠢才!   到底在恨什麼?   恨你嗎?   還是在恨自己?   看回鏡內,有無數隻人非人,鬼非鬼的怪物,掛著一臉憤恨的黑色淚痕……看啊,這個模樣多可悲。   想找誰來憐憫嗎?   想找誰來疼愛嗎?   不會的──即使把自己毀滅了,你也鐵定不會回頭看一眼。   即使把自己毀滅了,你也鐵定不會回頭看一眼。   即使……毀滅……   嘴角勾起一絲冷傲的弧度。毀滅?這個字詞有夠壯烈。回想起來,從一開始為你而做的事,都很轟轟烈烈。   毀滅。   沒錯,偷偷藏在一角毀滅自己,根本不能挽回什麼,倒不如在你面前再宣戰一次。   毀滅。   拭去淚痕,恢復理智。   這場進退失據的困獸之鬥,終於找到一個突破點。   匆匆離開破爛的據點,出征往那個不陌生的戰場,尋覓不陌生的敵軍。未幾,在云云眾生之中,便已偵察到你的蹤跡。   只有畫面,沒有聲音,卻仍能透過你的一舉一動,得悉你的一言一語。   「交個朋友吧。」你輕描淡寫地遞上了手機,讓對方按下密碼,成為你的聯軍。「能認識到自己所認同的人,太神奇了啊。」   打從心底冷笑一次又一次。   又是這招。   究竟是始俑者懶得創新,還是中伏者毫無防備?也罷,對你而言該沒太大關係吧,反正達到目的就好。   後來目標雙雙移動,換個設備齊全的臨時基地展開最纏綿的一戰。   凝望寫著號碼的房門被輕輕關上。   是時候了。   把手中的武器握緊,以不慍不火的速度邁步向前,啊,這真是一場令人暗暗興奮的突襲。靜聽著走廊回響著沉重的步伐聲,彷彿為我們的戰爭作最後的倒數。   你欠下的那個句號,此刻要深深刻劃在你的心臟裡頭。   這仗,我勝定了。   砰嘭!   房門硬生生被撞開,連帶床上的熱情一起撞到冰點,房間內的男人和女人,霎時慌亂得不知所措。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不允許你有任何反擊的機會,迅速掀開了電油瓶的蓋子,朝大床瘋狂潑去。「為什麼你要傷害我!為什麼你不來找我!為什麼!為什麼啊!你這個負心的傢伙!」   「啊──不要!你冷靜點!聽我解釋──」   「還要解釋什麼!我對你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你要辜負我!我得不到你,也不會讓別個得到你!」把電油瓶高高舉起,任由冷冰冰的液體傾灑全身,掩飾因為心碎而淌下的淚水。「我要你們陪葬!我要毀滅你!毀滅你!」   眼見打火機「噘」一聲亮出火光,你們害怕得崩潰了,安撫的說話和呼救的尖叫亂成一團,究竟你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受死吧。」   打火機拋出了一個美麗的弧度。同一秒鐘,床上的男人和女人不約而同地抱著頭,絕望地等待火舌將他們活剝生劏,赤裸裸的身體惶恐地顫慄,死亡讓你們拋開了羞恥心。   打火機恰恰落在你的腳邊。   一秒。   兩秒。   三秒。   預期的痛苦沒有降臨,你戰戰兢兢地張開眼睛偷瞄四周──沒有爆炸、沒有火光、沒有死傷,什麼也沒有,你大惑不解,你恍然了。   「嘿。」看到你如此窩囊的樣子,心情爽得不小心笑出聲來。   這個句號,夠狠了吧?   轉身,帶著勝利的微笑離開戰場,裝著清水的電油瓶被隨便棄置在走廊一角。   你也不只是個凡人一名,不值得為你犯賤,更不值得為你犯罪。   明白的,要把錯的愛放開,要懂得放過自己。   只是,也不打算就此原諒你,更打算繼續詛咒你直到你徹底消失為止。   就放任這個想法一直存在,持續到那個不可預見的未來。 (This Is My Little Retaliation For Our Fooling Lov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