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Imaginary》

  為了再次一睹少女的微笑,我們展開了一段漫長的朝聖之旅。   一切如獲她的牽引般,我們來自不同階級與國土,卻陸續集中在一個綿延無盡的沙漠,不約而同朝著少女消失的方向進發。雖結伴同行,但彼此之間沒有太多交流,然而我們每個人都深信只要一直向前邁進,最終必能與少女相遇。 烈日當空,萬里無雲,我們拖著疲累的身軀,一步一步,緩緩在黃白色的幼沙上留下沉重的足印。沙土隨風飛揚,朦朧中我們來到一條正被風沙侵蝕的小村落,荒蕪如此,竟然有著人類聚居之處──   不對。   如要說是村落,不如說成巢穴比較貼切。居住這裡的也不能算是人類,而是一群失去皇后的人型蟻群。人型蟻群沒有辛勞工作,而是紛紛繞著皇后的屍首懊惱不已。   「接下來該怎麼辦?沒有皇后每天安排一切,我族也不知該做什麼。」人型蟻群不存敵意,更主動向我們說出憂慮。「你們擁有更高的智慧,可以為我族指點迷津嗎?」   我們當中有個男人關心地建議:「應先把你族的女皇安葬,這樣受風沙摧殘也太可憐了。」   「你憐憫我族的皇后。」人型蟻群聽罷由衷感動。「你是個善良的人。」   於是人型蟻群合力把皇后長埋於沙土之下。   下葬完成,他們又再變得六神無主,急忙詢問男人:「善良的人啊,可以繼續為我族指點迷津嗎?」   「該把居所修葺一下,被侵蝕得很嚴重呢。」男人環視他們的巢穴一遍,作出如此建議,這回還試探性的補上一句:「快入夜了,我們晚上也需要棲身場所。」   「你顧及我族的家園。」人型蟻群聽罷再次由衷感動。「你是個偉大的人。」   於是人型蟻群馬上分工合作,將巢穴破爛的部分進行修補,還急忙蓋了一間新住室邀請我們進去休息。   良久,人型蟻群又跑來問男人:「偉大的人啊,可以繼續為我族指點迷津嗎?」   「該要尋找食物了吧?順便算上我們的份。」   「我渴了,給我水。」   「我的肩膀很疲倦,替我按摩一下。」   「為我建一個更大的房間吧!找些蟻民專門來侍奉我!」   我們在此逗留了兩天,男人的提議漸漸變成命令,整個族群因為他隨口一句而忙碌得團團轉。不論要求有多無理,人型蟻群始終不假思索地執行,從未有半句怨言。男人乾瘦的臉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囂張地說:「他們還真容易控制呢。」   「這不是少女的所在地,我們不該留戀於此。」我們當中有另一位男人擔憂地提醒。「他們該在族群中挑選一位新皇后,由同族管治同族。」   男人認真思索一會,然後說:「入夜了,我們先休息,明早再向他們提議吧。」   翌日,我們被刺眼的日光喚醒了。   數天前遇上的人型蟻群與他們的巨型巢穴憑空消失,我們全躺在黃沙之上。正感疑惑之際,有人惶恐尖叫,我們馬上靠近圍觀──   提議挑選新皇后的男人,死了。   他臉色呈紫,發黑的嘴唇中爬出一隻黑色的巨型毒蜘蛛。八隻粗壯的肢節順序郁動,蜘蛛從容不迫地越過屍體,一直走到屍體腳邊的一個小沙洞。   我們仔細察看,原來是個蟻巢。巨型毒蜘蛛抓起爬出洞穴的螞蟻,大口大口吞進肚裡,只見螻蟻全無還擊之力,這個蟻穴最後會被哽噬乾淨吧?   不知誰人首先反應過來,拍拍身上的沙塵,繼續漫長的朝聖之旅。我們陸續起行,此時有人發現,把人型蟻群當成奴隸差遣的男人…… 杳然無蹤。   雖為同伴逝去感到難過,但這令我們更渴望得到少女的安慰。每當憶起少女,我們的心靈便得到潤澤,潰爛的雙腳亦得到力量繼續前行。   她擁有一雙媲美黑耀石的圓大眼睛,眼眶內不經意流轉著智慧的光華,每當猶如黑蝶翅膀的長密睫毛輕輕拍動,世界便會隨之醉倒。   少女好比迷霧裡的一盞明燈,光線微弱卻隱含希望,無時無刻給予我們堅毅的勇氣與決心。   無情的沙暴刮傷皮膚;焦渴與飢餓蠶食意志,乾澀的口腔內滿是沙粒,卻連吐出或嚥下的簡單動作也顯得有心無力。攀越了無數個沙丘,所餘無幾的體力終究耗盡,我們如斷了絲線的懸線傀儡,逐一倒下。   天空蔚藍而廣闊,烈日永無休止照耀荒漠,殘存一息的呼吸讓我們意識到自己尚且生存,亦距離死亡不遠。   神秘的少女啊,請讓我們生生世世追隨妳的蹤影,此刻妳能賜予我們奇蹟嗎?就如當天向我們展露妳那甜美的微笑無異……當連眼睛也再沒法眨動的一剎那,我們一同向未知身在何處的少女如此禱告。   風微微吹拂,一絲絲涼意襲遍全身,日光透過眼皮轉化而成的艷紅亦漸漸變為絕望的黑暗。啊……我們將要到達幽谷了嗎──   不對。   冰涼雨點拍打到嶙峋的臉頰,飄遠了的意識頃刻湧回體內。我們萬分詫異地睜大眼睛,並張開嘴巴貪婪地迎接從天而降的水源。這是少女賜予的奇蹟嗎?直到我們恢復力氣坐起,才知道這場雨只是奇蹟的預告。   雨澤大地,寸草不生的無邊荒漠竟然長出一大片嫩綠色的矮樹,目及之處,處處生機。數不清的嫣紅色果實清甜生津,我們猖狂地噬咬嚥吞,想要趕快從強烈的飢餓感釋放出來。   「我不要再捱餓了!」一名女子聲淚俱下地叫嚷。「與少女重逢之前,我不能死!」   她一邊大口吃著果實,一邊把其他果實胡亂塞進口袋。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一位打算上前安撫她,而事實我們都惶恐地仿傚她的做法,想盡辦法帶走最多的果實。   我們在果林中繼續向著堅定不移的方向和目標進發,餓了就摘下果實充飢,把口袋塞得滿滿便作罷,唯獨女子彷彿從未覺飽腹,無時無刻也吃著果子,口袋不夠裝就索性脫下外套當成大布袋。   「要是前方也有這片果園多好。」   「要是這片樹林不會枯萎多好。」   「要是不用離開這裡多好。」   三天以來,她拖拉著比自己還重的果實數量,經常如此慨嘆。一時茂盛的樹林漸漸缺水枯萎,泛黃的葉片令她更惶恐不安,為了帶走更多果實,甚至開始偏離大隊。   「這不是少女所在的方向,我們帶不走這片果園。」我們當中有另一位女子擔憂地提醒。   女子拚命拉著沉重的布袋,又胡亂把果實塞進嘴裡,似懂非懂地回答:「我知道,只要再多一點點就好,再多一點點就好……」   然而,無人為女子停下步伐,直至我們攀上一個大沙丘,終於有人忍不住頷首俯視──   曾被視為奇蹟之處,此刻鋪天蓋地盡是蝗蟲。   蝗蟲漫天亂舞,遠看猶如一隻從地獄伸出地面的巨型魔爪,遮蔽天日。它們瞬間便把葉片和果實吞噬一空,卻並未因此滿足,於是又聯群結黨遷移到更遠的果樹去。蝗蟲所及之處,滿目瘡痍,當初茂盛的果林如今只剩下一棵棵光禿殘弱的樹枝,有人努力眺望,嘗試尋找女子的蹤影……   始終遍尋不獲。   我們展開了一次漫無止境的朝聖之旅。   一切記憶與初衷都變得朦朧唏噓,唯獨少女的身影依舊鮮明,與她相遇時的悸動仍烙印心坎。   旅程已經漫長得令人想不起自己來自何方,身在何地,也不曾知悉正往何處。無人確定何時才能重遇少女,我們極力掩飾內心的絕望與困惑,在沙漠行屍走肉緩緩前進,沉寂中更顯不安。   我們走到一個滿佈岩礫的地方竭息,待最後一顆乾枯了的果實也放進嘴裡後,我終於鼓起勇氣說話:「抱歉,同伴們,我打算回去了。」   「我忽然覺得能夠遇見過少女,曾目睹過她的微笑,這已經足夠。」你們的眼眶內充滿疑慮及不解,於是我下定決心把內心的想法傾吐出來。「能否再次相逢已不重要,因為少女早就存活於我們心中。」   「不對!少女一定在某個角落,等待我們迎接她。」   「不要用自己的懦弱來打擊我們的決心!」   「我們不會輕易放棄尋找少女的機會!」   頃刻,反對聲音此起彼落。   我目送你們拖著疲憊不堪的軀體向前走,直至淹沒於風沙之中。其實我並沒有勸予你們一起回去的意思,只是大家都杯弓蛇影,深怕堅信不移的信念會因此瓦解。   如今整片荒漠彷彿只剩我一人了,這下該如何找出回家的路?   我回首一望,便看見少女。   天高地闊,怦然無聲。   縱使只有匆匆一瞥,可是我們不曾忘記過少女的一切。   烏黑亮麗的長直髮飄逸動人,雪白細嫩的肌膚純潔無暇,明明是少女的嬌柔胴體,卻又顯得神聖不可侵犯。   宛如輕煙般虛無縹緲的少女,此刻就站在我眼前不足半米的距離──並對我微笑了。   黑色的眼瞳內流露出絲絲欣慰,水漾的嘴唇勾勒出一抹讓我們瘋狂迷戀的弧度。少女的微笑是這片沙漠上唯一盛開的花朵,散發出勾魂攝魄的神彩,全然驅走我一路以來累積的疲累與傷痛。   感動、愉悅、釋懷,卻又震撼得讓我崩潰而泣。   「為什麼你們認為我遙不可及呢?」少女沒有嫌棄如此失態的凡人,雙手輕觸我的臉龐,如此對我說:「其實我早就在你們身邊,靜待你們發現。」   她的聲音彷如天籟,每個語調也在撫慰我的靈魂。我張開嘴巴卻仍激動得發不出任何聲音來,在這個嬌小的少女面前,我竟然是如此卑微。   少女好像洞悉我的想法,一隻纖指輕放到我的唇上,溫柔地笑說:「名字嗎?我沒有名字,可是曾遇見我的人,也稱呼我為──」   「幸福。」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