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2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

        最後一次和母親說話是何時呢?

        應該沒有多久才對,可是又有種很悠遠很懷念的感覺。

        漢賽爾仍然很記得,當天母親帶著他和葛麗特走進森林深處,並把家中最後兩塊麵包交給他,摸著他們的頭說:「母親很快回來,你們要在這裡乖乖等待啊。」

        葛麗特不安地沉默下來,他則向邁步離開的母親道別:「明白了,母親,祝妳和父親幸福。」

        母親好像有停步,也好像沒有,漢賽爾只知道她消失在樹林之前也不曾回首眺望。

        「哥哥,這次我們沒有丟石子,該怎麼回家?」葛麗特忍不住哭問。「母親……根本不會回來吧?」

        「即使這樣,葛麗特還有哥哥嘛。」

        「那麼說,葛麗特也陪伴著哥哥呢。」

        「……對,我們至少還有對方,所以不要哭了。」

        後來兩塊麵包都吃光了,也忘記他和妹妹餓了多久,快要倒下的時候便看見這間小木屋。小木屋的主人是位看起來有點陰森的老婆婆,她友善地邀請他們進屋休息,還抓了一大把糖果請他們吃。

 

        糖果啊,這是只有生日才會吃到一小顆的人間美食呢!

 

        漢賽爾和葛麗特拚命往嘴裡送,即使是夢境也好,只要塞到夢醒時還感到滿腔甜味的程度就夠了。而事實也如這對兄妹所願,清醒過來時舌頭真的殘餘了幸福的甜味──惟獨漢賽爾已被關在狹小的鐵籠裡,葛麗特則鎖上了和樑柱連繫的腳鐐。

 

        「哥哥?」

        「喔,怎了?」

        「為什麼說到一半就停下來呢?奧菲斯回頭了,尤麗狄絲有消失嗎?

 

        漢賽爾凝望滿身瘀傷的葛麗特一會,笑著把故事結束:「才沒有呢,原來這是冥王的惡作劇而已,最後他們一起手牽手走出幽谷,幸福快樂生活下去。」

        「真是太好了。」葛麗特安心地合上沉重的眼皮,正當漢賽爾以為她睡著了,她又再輕聲呼喚。「哥哥。」

        「我在。」

 

        「我們會像奧菲斯和尤麗狄絲那樣,幸福地活下去嗎?

        「……哥哥會永遠守護葛麗特的。」

        「約定了啊。」

        「嗯。」

 

        漢賽爾偷瞄一下堆在暗角,被溫水灼得剎白的人骨,便不由得緊緊牽著葛麗特的小手,才敢閉上眼睛。

        這夜,他依舊做了無數個惡夢。

 

                                                                                                     

 

        接近天亮時份,漢賽爾夢見過去。

        在他們所住的地區未鬧飢荒前,家中曾經養過一頭黑色小狗。牠喜歡在葛麗特腳邊團團轉,討吃時會閃爍出可愛又無辜的目光,做錯事會伏地裝死扮可憐,令人好氣又好笑。

        後來在每天一家人只可吃到兩塊麵包的日子裡,小黑狗失蹤了。那天漢賽爾和葛麗特四處尋找,最後卻只能哭著回家。

 

        「不要!葛麗特辦不到!」

 

        一聲尖叫吵醒了漢賽爾,他朦朧張開眼睛,赫見葛麗特跪在一把鋒利的小刀前,嚎哭拒絕。

        「葛麗特!怎麼了?」

        「哥哥……葛麗特辦不到……要殺害那麼可愛善良的犬兒……葛麗特辦不到!」

 

        殺害?犬兒?

        漢賽爾四處張望,終於發現對面的角落多了一團黑色的小東西。

        為什麼巫婆要迫妹妹做這種殘忍的事!

        漢賽爾拚命搖晃著鐵籠,聲嘶力竭地央求:「不要強迫她!這種事由我來做就好!我來代替她!求妳了!」

        「真是被寵壞的孩子啊,不忍心殺掉生命卻又喜歡吃掉牠們的肉塊嗎?」巫婆咯咯咯的笑著,然後用拐杖指向漢賽爾。「那麼我們加插個遊戲吧。」

 

        錯愕間,漢賽爾感到頸項纏上了一股無形的力量。

 

        「妳要把哥哥怎麼了──」

        葛麗特慌亂地拾起了小刀,一鼓作氣指向巫婆,無奈顫慄不已的刀尖,暴露了掩飾在勇氣下的懦弱。

        「沒想到妳頗膽大嘛,不過很抱歉啊小女孩,這刀早已施了不會傷害我的魔法。」

        巫婆用拐杖在空中微微了畫了一圈,漢賽爾登時臉色呈紫,任由他雙手努力往頸部亂抓,仍沒法得到絲毫解脫。

        「停手啊啊啊啊──」

        「那就給我更高質素的娛樂啊。」

        葛麗特頃刻沉默,淚水也止住了,她雙眼洞然失神,並慢慢靠近被綁起來的小黑犬。她緊緊握住了刀,幼弱的雙手漸漸停止抖動,彷彿此刻才真正意識到刀的用途。

 

        犬兒和哥哥,只能活一個嗎?

       

        「葛、麗特……」

        不要!別聽巫婆慫恿!她才不會那麼輕易讓我死掉啊──

        「妳該知道保護哥哥的方法吧?」

 

        對啊對啊,一切是為了保護哥哥才這麼做的,所以葛麗特絕對不是壞人。

        絕對不是絕對不是絕對不是。

 

        「不……」

        我寧願死掉也不願看到妳雙手沾上鮮血!為什麼巫婆要破壞妹妹純真的心靈!

        「再不動手,妳哥哥就要因妳的偽善而死掉啦。」

 

        只要犧牲這頭犬,葛麗特就不會失去哥哥。

        我們還約定要幸福地生活,沒有哥哥就沒意義了──

 

        所以,刀子刺進哪裡會讓生物死得比較痛快呢?

        手足?

        背部?

        肚子?

        胸口?

        五官?

        不知道的話,試一下不就可以了嗎?

 

        這天,葛麗特也一直忙碌到夜深。

        待巫婆入睡後,葛麗特一如以往瑟縮在鐵籠旁,卻沒有和漢賽爾小聲聊天,也沒有嚷著要聽故事,就這樣默默的、靜靜的坐著。

        漢賽爾沒說什麼,也就這樣隔著鐵籠陪妹妹一起呆坐,直到他終於忍不住伸手抹走她臉上的點點血跡,她終於開腔說話。

        「哥哥,奧菲斯和尤麗狄絲的故事,再說一次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

        漢賽爾的聲音雖然哽咽,但仍盡量說得生動有趣,當故事將近結尾,葛麗特驀然喃喃地問。

        「我們真的會像奧菲斯和尤麗狄絲那樣,幸福地活下去嗎?

        「像我這麼殘忍的人,還有資格獲得幸福嗎?」

        漢賽爾沉默了良久,然後說:「葛麗特可以把那鍋子拿過來嗎?」

        葛麗特點頭,當漢賽爾接過鍋子,便立即狼吞虎嚥,甚至連骨頭也舐得乾乾淨淨。

 

        「現在我們是共犯了。」

        葛麗特的淚水缺堤般洶湧落下。

        「如果葛麗特不能幸福,那哥哥也不要幸福,我們現在是一對不幸福的兄妹了啊。」

        漢賽爾笑著,伸手撫順妹妹的頭髮。

        「不管葛麗特變成怎樣,我也不會唾棄妳,哥哥會一直守護葛麗特的。」

 

        葛麗特哭了一整晚,直到筋疲力盡沉沉睡去。漢賽爾看著終於入睡的妹妹,掩著嘴巴盡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也不讓自己吐出來。

 

        當今早葛麗特的臉上綻放著朵朵紅花時,漢賽爾想起來了。

        黑犬失蹤的那個黃昏,父親溫柔地安慰葛麗特,並笑著從廚房端出了很久沒嚐過的肉濃湯。

 

        那種味道,與今夜瀰漫在口腔內的味道,如出一轍。

 

                                                                                                     

 

        當巫婆的大湯鍋持續滾沸了一整天,漢賽爾便知道不能坐以待斃了。

        為了妹妹不再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也為了自己不會成為盤中佳餚,這次逃亡不能有半分差錯。

        漢賽爾與葛麗特偷偷商量逃走的計劃,這夜,巫婆喝過葛麗特烹調的濃湯後,便砰的一聲倒臥到地上。

        「她、她不動了!」

        葛麗特搖搖她的手臂又拍拍她的臉,再三確定她真的昏暈過去,卻仍表現得乍驚乍喜。

        「被自己特製的糖果迷魂也是活該的。」

        「那、哥哥、現在怎麼辦?」

        「我們要趕快離開這裡才行,先把鐵籠的鎖匙找出來吧!」

 

        葛麗特胡亂翻箱倒篋,耳邊除了哥哥的安撫及指令外,就只剩下強烈的心跳聲。

        巫婆會突然醒過來嗎?迷魂糖果的效力到底會維持多久?會不會在他們成功逃跑前就失效了呢?

        「找到了!」

        在一片紊亂的思緒當中,葛麗特總算在床邊的一個小盒子內找到一把殘舊鑰匙。她急忙嘗試扭動籠鎖,果然卡咯一聲,鐵籠的閘門俐落地打開了!

        「哥哥!」

        「葛麗特!」

        終於不用隔著鐵籠觸碰對方,一對小兄妹激動得緊緊擁在一起。漢賽爾的手落在妹妹的肩膀,才驚覺妹妹在這段時間消瘦許多,令他的心臟痛得緊揪起來。

 

        不過沒關係,我們終於可以逃出去了。

        走出這片森林以後,我一定要讓妹妹微笑地活下去。

 

        漢賽爾為妹妹拭去淚水,他的眼神總是那麼溫柔。

        「不哭不哭,解開葛麗特的腳鐐後,我們就真正自由了。」

        葛麗特又哭又笑地點頭。不過,昨晚不是仔細研究過了嗎?這個腳鐐根本不是用鎖的,而是被巫婆硬生生套上去,現在任他們如何用力拉扯,也徒勞無功。

        「嗚……怎麼辦?」

        看到妹妹的腳踝被沉重的鐵鐐弄得傷痕累累,漢賽爾也不忍心再蠻扯。

        沒時間了,應該有更乾脆的方法──當視線落在熊熊燃燒的柴火,他毅然跑出屋外,捧著平日用來伐木砍柴的斧頭回來。

        「先砍掉它再算。」

       

        噹、噹、噹──

        爐火映得屋內泛黃一片,漢賽爾努力地嘗試斬斷鐵鏈,葛麗特則不時偷瞄昏暈在地上的巫婆,深怕她突然睜開眼睛。

 

        不用怕啊葛麗特。

        沒事的,待哥哥砍斷了鐵鏈,我們便擁有快樂和自由。

        就像奧菲斯和尤麗狄絲──

 

           噹!

           鐵鏈應聲一分兩斷。

 

     喏,你們有聽過奧菲斯和尤麗狄絲的故事嗎?

 

           漢賽爾與葛麗特彷彿看見了希望,笑著相擁在一起。

        經歷過遺棄,經歷過囚禁,經歷過飢荒與恐懼,接下來迎接他們的一定是個嶄新的開始。

 

     奧菲斯和尤麗狄絲是一對恩愛的夫婦,奧菲斯經常彈奏著天神贈送的七弦琴,歌頌他對妻子的愛。

     可惜某天,尤麗狄絲被藏在草叢中的毒蛇咬死了。奧菲斯傷心不已,於是攜著七弦琴前往冥府,尋找妻子的靈魂。

 

           他們望出門外,遠處的森林透露出一絲曙光。

           沒有束縛,葛麗特頓感雙腳靈活多了,她滿心歡喜地跑出屋外,深深吸了一大口氣。

        太好了,實在太好了。

        她甚至聽見遠處的鳥兒正獻上祝福的歌聲。

 

           奧菲斯一邊彈奏,一邊前行,悲慟淒楚的樂曲感動了只為亡者渡冥河的擺渡人、感動了守護冥殿的三頭犬、更感動了高高在上的冥王及冥后。

     冥王允許奧菲斯將愛妻的靈魂帶回人間,但到達人間之前,奧菲斯不可回頭看也不能說話,否則尤麗狄絲便永遠困於寂靜幽暗的冥府,不能復活。

     奧菲斯欣喜若狂地答應了。

 

        「哥哥,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奧菲斯努力忍耐回頭看的衝動,急急步向人間。

     然而他一直疑惑,究竟尤麗狄絲有沒有跟在後頭。

 

        漢賽爾沒有回應。

 

     終於,奧菲斯看見地面的陽光。

 

           「……哥哥?」

 

        奧菲斯趕緊回頭一看──

        葛麗特趕緊回頭一看──

 

        「小孩子的計劃,就只有這程度而已啊?虧我躺了一整晚地板呢。」

        巫婆醒來了。

        漢賽爾仍身處在木屋內,被巫婆箍住了頸,吊在半空。他拚命掙扎著,雙手雙腳亂抓亂蹬,在巫婆臂上抓出一條條血痕,巫婆卻沒有因此鬆開手。

        葛麗特看著眼前的畫面,霎時間反應不來。

        「接下來如何懲罰偷跑的老鼠?」

 

        逃啊葛麗特!

 

        至少,我要好好守護葛麗特──我唯一的妹妹。然而漢賽爾張開嘴巴,卻發不出聲音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妹妹愣在屋外,不懂逃脫。

        忽然,他非常痛恨巫婆、痛恨母親、痛恨這個殘酷的時代、痛恨計劃的不周全、更痛恨自己的弱小。

        「啊,這樣不錯。」

        憤疚的淚珠拍打到巫婆的手背,讓她想出個好主意。她用拐杖指向漢賽爾,唸了句咒語,然後鬆手。

 

        尤麗狄絲原來落後了好幾步,仍處身在黑暗的冥界通道。奧菲斯回首的一剎,尤麗狄絲就被一股無形力量拉回深淵之中。

 

        漢賽爾落在地上,分裂成一顆顆色彩斑斕的圓珠形糖果,活潑地四周躍動。

 

     明明只差幾步。

 

        對不起呢,葛麗特。

        奧菲斯和尤麗狄絲的故事,其實是個悲劇。

 

        「哥哥──」

        葛麗特跪在那堆名為漢賽爾的糖果面前,嚎哭大叫。

        「哦哦,色澤很漂亮,應該會很甜吧?」

        巫婆撿起一顆,欲要放進嘴裡──

        「別.碰.哥.哥!」

 

        葛麗特拾起地上的斧頭,用力一揮,巫婆的左腳便噴出血來。

        太大意了!她從來沒有在斧頭施法!

        巫婆立即用拐杖指向葛麗特,來不及唸咒,斧頭已砍在她的手臂,拐杖連帶前臂跌落地上抽搐。

        「把哥哥還回來!把哥哥變回原狀!」

        葛麗特把巫婆推跌,騎在她身上大聲喝令。只見巫婆乾笑兩聲,並說出讓人絕望的答案──

        「妳要欺騙自己到何時了?妳哥哥早已被我們一起吃掉啦。」

        「妳說謊!」

        「說了多少次,妳砍掉的不是黑犬,而是妳哥哥啊。」

        「妳說謊!」

        「妳就接受現實好了,不要抱著我的糖果罐亂叫哥哥,這樣很噁心啊。」

        「妳說謊──」

        葛麗特轟然哭叫,舉起斧頭胡亂揮畫。

        「父親說不知道黑犬在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