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One Petal. 風信子

           他從來不和其他孩子溝通,一直以來只低頭玩著魔術方塊,完成了又弄亂,弄亂後又再次排列,就這樣天天夜夜的重複著。
           魔術方塊,原來是個很好玩的東西嗎?
           抱著大無謂精神……好吧,我承認是悶慌了,我試著跟他攀談起來。
           很記得那天是大晴天,陽光散落在那男孩的床上,泛起一片雪白的光暈。病床很大,顯得他特別弱小,彷彿是一隻遺留在被窩裡的玩具熊。我推著輪椅來到他床邊,忽然嗅到一股清新的花香,是他在散發花香嗎?我疑惑了良久,才發現床邊放了一束白色的風信子。

           不過,我打從心底認為風信子的香味,跟他專注玩著魔術方塊的側臉很配。

           「這東西很好玩嗎?」
           我友善地問,但等了一分鐘,他也沒有要理會我的意思。
           「可以叫你小信嗎?」我瞄瞄他的名牌後,再開話題:「我來了兩天也不見你說話啊,你患喉嚨疾病嗎?你啞的啊?」
           一分鐘過去,我又再次被無視,他依然握著魔術方塊忙過不停。或許我真的悶慌了,好像在跟自己賭氣一樣,屢屢說著自己的事,誓要他主動跟我說話為止。
           「我要去檢查了,一會可以借我玩嗎?」直到我的檢查時間到了,護士和母親來要把我推走,他也不曾抬頭望我一眼。
           始終他沒有回答,我有點洩氣了。
           「可能他真的是個啞巴。」
           我跟護士姊姊這樣說,她便溫柔地笑著解釋:「才不是呢,那孩子是腸胃炎入院的。」
           「那他為什麼不說話呢?因為很辛苦?」
           「妳有聽過亞斯伯格症候群嗎?」
           「亞、亞伯症?」聽起來很長的病名,是個很嚴重的病嗎!
           「那孩子啊,有時候不是不喜歡和其他孩子玩,只是他不知道要如何融入大家的遊戲裡,大概是這樣的病吧?」護士姊姊用我能理解的例子來解釋。
沒辦法融入大家的遊戲裡,不是跟現在的我很像嗎?多虧一雙斷腳,遲鈍的我才能馬上聯想到他的狀況。我僅僅三天也過得如此煎熬,往後的日子也這樣的話,一定會很難過吧?
           檢查過程中,滿腦子都是小信的事情,醫生說了什麼、母親叮嚀什麼全也進不了耳。當我快要回到病房,心情忽然緊張起來,知道小信的病後,反而不知道要和他如何相處了。

           然而當我被推至病床前,便看到他的魔術方塊靜靜擱在我的床頭櫃上。

        我難以置信地把它握在手裡,此時才發現桌上還有一張寫滿算式的紙,那些算式很複雜,我看了好久也未能猜出那是什麼。
      「你真的要借我玩嗎?」我急不及待來到小信床邊,沒有魔術方塊,他便埋頭苦幹地在白紙上寫啊寫,究竟他在寫什麼呢?
           聽罷,他停下手來,卻沒有正眼望我,只默默地點頭。
           彷彿受到鼓舞,我拿著紙張遞到他面前,興緻勃勃地追問:「這些算式也是你寫的嗎?在算什麼?我半條也看不懂啊。」
           這下他面露難色,雙手緊握著筆,力度大得幾乎拗斷筆幹。
怎麼了?是否和他聊天,令他的亞伯症病發呢?他看起來很辛苦啊!我擔心得很,正當打算問他要不要叫護士姊姊來時,他一手把我手上的紙張搶過去。
           「機率,天台摔下來,我在算。」他的聲音很小很小,但樣子看來十分努力。「雙腳跌斷的機率。」
           他的說話很像重組句子,我在腦海東湊西拼,終於理解出他的說話──他在計算我從天台摔下來受傷的機率。
           我不知道機率是什麼,可是他原來有聽我說話──他記住了我進院的原因!我打從心底興奮地高呼著:「這些可以用數學計算嗎?好厲害,你真的好厲害!」
           小信好像被我嚇了一跳,瞪大眼睛呆了半晌,我以為他會笑,怎料他哇一聲大哭起來,這下我反被嚇了一跳。
           「怎、怎麼了?」
           「怪人,怪人啊我!」他哭得斯斯索索,但仍然努力向我解釋。「沒聽過……厲害!嗚哇哇──」
           說話變得更難理解了,不明白啊,他想說自己是怪人嗎?
           「即使有點怪,可是也很厲害啦!是男孩子就別哭啊!」我盡量把輪椅貼近床邊,把紙張在他面前拚命晃。「接下來我想知道『變成正義戰隊』的機率,啊啊,晚餐吃什麼也可以算出來嗎?」
           他滿臉淚水的點點頭,鼻涕也不擦一下就握起筆重新寫著算式,還不時發出了奇怪的聲音。當時我不知道為何他要弄出那樣的聲音,只覺得他真的是個怪人,後來我才知道,這代表小信非常愉快地笑著。

※                                                                                 ※                                                                                 ※

           「小信──」
           暑假最後一星期,我慣例跑到小信的家。
           他的家原來距離我的不遠──咦?怎麼知道?說來也羞恥,因為沒辦法在出院前完成魔術方塊,非常不忿的我硬是不願還他,最後在伯母和母親調解下,小信只好寫給我他的地址。正因為距離太近,轉眼我已變成他家的常客。

           跟伯母打個招呼後,我胡亂脫掉鞋子便直接往他房間衝去。小信的房間跟我的房間分別不大,只是把漫畫換成有關數理的書籍,收集周邊精品換成收集魔術方塊罷了。
           我一勁兒坐在地氈上,非常凝重地說:「小信,事件大條了。」
           小信沒有理會我,坐在書桌前專注地寫著筆記。每當陽光灑落在他身上,我便悠悠記起了風信子的香味,那淡雅的花香依舊跟他恬靜的側臉很配。

           不同的是,他已經是初中生了。

           「小信,先聽我說啊──」
           話音未落,他的筆記本瞬間貼在我臉上,我茫然接過,上頭依舊是滿滿的數學公式。
           「這是什麼?」
           「求我代寫數學作業的機率。」
           「啊哈哈,真是什麼也瞞不過小信呢。」我抓抓頭,乾笑兩聲為自己打圓場。兩秒過後,我抓起筆記本,指住答案質問他:「等一下,機率百分百是怎樣!」
           他按著我的頭把我推開,一臉懊惱地拒絕:「自己做啊,自己的事。」
           「小信大人,求你了!」我誇張地跪坐地上雙手合十,拚命央求。「要不我來替你完成語文類的作業如何?」
           「暑假開始的那星期,已經做好了。所有的。」他嚴肅地說,後來又忍不住發出獨特的笑聲,不要幸災樂禍啊混蛋!
           「數學什麼的,總是有看沒有懂啦!」我非常不滿地嘟嚷著,沒頭沒腦衝口而出地說:「要是小信的病能分我一半就好了。」
           那我也能成為數學天才──我想表達的是這個,但房間馬上陷入死寂,我就知道聽進他耳後變成了另一番意思。
           「對、對不起,別生氣嘛。」我連忙道歉,也不敢撒嬌了,乖乖取出作業,攤開他特意買給我的小摺椅,乖乖地在書桌前用功起來。
           他一如以往在我身邊沉默地坐著,與平日的愉快氣氛截然不同,從他的鼻息中我感覺到他在抑壓什麼,使我坐立不安。

           「任何痛苦的東西不想妳接觸到。」

           當我翻掀紙頁,小信突然冒出這句話。
           腦袋一時間運作不來,我仍在思索著要怎麼回應之際,他伸手揭回前頁,改掉錯誤的算式。
           「分一半什麼的,不要再說了。」

           我當然了解,小信因為這個沒辦法和人好好溝通的病而飽受煎熬。小學時代,下課後最常看見的就是小信哭泣的臉,而至今為止,我依然是他唯一的客人。
           「對不起。」濃濃的內疚壓往心房,害小信勾起不愉快的回憶了,我真是個笨蛋啊!
           「再說就不陪妳寫作業。」
           「啊,不要!我就說對不起嘛!」我抱頭哀嚎,想到沒辦法完成功課,內疚和自責統統飛到九霄之外。
           「不陪了。」他霍然站起,拿著書架上的錐形魔術方塊,背向我坐到床上。
           原來他是指「不要再說對不起」嗎!只見小信又忍不住笑出聲來,我就知道他快要成長為可惡的大人了!
           「別欺人太甚啊。」我沉不住氣,撲過去搔他的腰,他受不了連忙反擊。
           我們嘻嘻哈哈笑成一團,卻不知道是誰先推撞了誰,害大家也失去平衡,雙雙滾到地上去,混亂中我還充當了人肉氣墊。
           「你好重!」我如此笑說,想要推開小信,他卻一動不動的。
           他支起半身,看著我呆呆出神。是跌倒時撞痛哪裡嗎?他的樣子看來很苦惱。

           「……小信?」
           「任何痛苦的東西不想妳接觸到。」

           好不容易才恢復精神,現在他又一臉認真地如此說著。
           「小信還很在意那句話嗎?」沒想到一句無心之失的句子,會這樣狠狠刺傷他的心靈。
           「不,不在意了已經。」
           「咦?那麼……」為什麼你一直重覆說著這句話呢?
           「快做作業啦。」他沒讓我問下去,然後小心翼翼地站起來,繼續沉醉到魔術方塊的世界裡。

           當時我迷迷糊糊,還未意識到長大成少年的小信,開始擁有著我不知道的心事。

           暑假就這樣過去了,開學沒多久,居然有人向我表白。
           對象是跟小信同校的男生。

           那天我社團結束回家,路途上站著數個男學生,因為他們身穿和小信相同的校服,所以我不自覺格外注意他們。他們先是你推我撞,然後其中一個頭髮染成茶色的走出人群,叫住了我。
           「留意了妳很久,希望妳能和我交往。」他跟我寒暄了幾句,便如此單刀直入地表白了。
           雖然我比較粗枝大葉,但終究是個女孩子啊!我登時感到臉頰愈來愈滾燙,完全沒辦法直視他,只說了「讓我稍微考慮一下,三天後回答」便匆匆逃離現場。
           到底是個怎樣的男生呢?我甚至沒看清楚對他的臉容,只記得他的背包掛著一個小型魔術方塊的飾物。
           想要告訴小信,想問問小信意見,也想知道小信認不認識那男性,但致電到他家中,才從伯母口中得知他有點感冒,需要休息一下。
           我索然掛斷,百無聊賴在網絡閒逛,心思卻仍糾結於忽然降臨的戀愛之中。有點煩惱也有點甜蜜,究竟戀愛是怎麼回事?
           忽然「白色風信子」一詞投進眼睛,打斷了我的思緒。縱使風信子已悄悄和小信劃成等號,我卻從來沒有搜尋過相關資料。

           白色風信子,花語是「純潔,沉靜、不敢坦率的愛」。

           又是愛。
           我嘆了口氣,躺到床上閉上眼睛,心情變得很沉重。倘若兩個人交往的話,要做些什麼呢?親吻擁抱、約會、膩在一起、聊電話、牽手逛街、互訴心事諸如此類的事……
           數著數著,我倏地睜大眼睛──等等!除了親吻這一項外,不就是我和小信日常也會做的事嗎?這下我更煩惱了,到底如何和一個不認識的男生做出以上種種啊!

※                                                                                 ※                                                                                 ※

           再次約見的時刻終於到了,這幾天完全找不著小信,伯母堅持說他沒大礙,但擔心會傳染給我,所以暫時也別去探望。
           實在不該因為這種小事打擾病人啦,於是我也放棄找小信商量,獨個兒下決定。
           「對不起,」我努力把紊亂的思緒,組織成客套的說話,希望盡量不會傷害到茶髮男生。「當朋友的話是可以,但戀愛的話實在太突然了。」
           他會像小信那樣,遇到不快樂的事便直接大哭起來?還是十分失望,直接轉身離開呢?我頭一回置身這種情況,難以想像對方會有什麼反應,唯有在腦海不停模擬出各種情景,也想了很多安慰的句子──

           「噗。」
           沒想到,茶髮男生的反應是嗤之而笑。

           他一笑,他身後的幾個朋友也立即一哄而笑,笑聲就像細菌般迅速擴散。
           「呃、這到底是什麼狀況……」我不明所以地問,沒辦法和他們一起捧腹大笑的我,看起來很像一個白痴。
           「對不起,因為實在太出乎意料了!我們在打賭啊,常常跟那個自閉出雙入對的妳,遇到帥哥表白會不會立即劈腿啦!」茶髮男生頓了一頓,又再哈哈大笑說:「但沒想到真的會輸給一個智障!」
           此話一出,他們更肆意放聲大笑。

           自以為有智慧的人麼?愚昧的人比他們更有指望。

           小信不是自閉,他患的是亞斯伯格症候群,智力一點問題也沒有而且是個數學天才!
           因為有缺憾所以有罪嗎?
           因為他不善辭詞所以就要如此作弄他嗎?
           因為你們幸運地擁有健康的身心所以就要排斥與眾不同的人嗎?
           披著正常美麗的外殼,內裡卻是醜陋腐壞的心靈,你們憑什麼自視甚高,你們有何資格在別人身上找樂子了!
           要是換成身邊的人有缺憾,你們還笑得出來嗎?

           腦袋湧現一堆惱怒的訓斥,我卻哽咽得沒辦法好好把它們轟進他們耳內。一想到小信受到侮辱,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這種事、這種事──」一點也不好笑啊!
           內心的怒火,巨現化成拳頭砸到茶髮男生的臉上──不對,我可沒這種能力啊!淚眼婆娑中,我赫然看到真的有個人衝過去對他揮拳。

           「不能欺負她!誰也不能!」
           ──是小信!
           他發狂似的不斷揮動拳頭,茶髮男生吃痛過後不甘示弱還擊,他的朋友也立即趨前幫忙,不消半刻五個男孩便扭成一團。
           「小信別打了!別打了!」我衝進人群,連拖帶抱的把小信和其他男生隔開,但他死心不息想要掙脫束縛再度衝前。
           「不能弄哭她!絕對絕對不能!」小信不停重複怒吼著這兩句,手邊抓到垃圾桶便立即舉起拋過去,完全失去理智。
           幾次小信險些掙脫而逃後,我忍不住對那些可惡的人大聲喝道:「你們滿意了吧!笑完了就快給我滾啊混蛋!」
           或許他們也認為這次太過份,又或許是被狂暴的小信嚇怕,總之他們沒再咄咄逼人,一聲不響地離開。
           我第一次看到這樣憤怒的小信,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平息他的怒火,只懂緊緊擁著手腳亂舞的他。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轉角,小信終於沒有掙扎,轉而嚎啕大哭,哭得像個小孩。
           「沒事了啊,已經沒事了啊小信,別生氣了。」我伸抹走他的淚水,他的臉頰和嘴角都紅腫了。「來,我們回家吧。」

           回到他的房間,天色早已昏暗。我們沒有亮燈,任由街燈從窗戶照進室內,卻只僅僅照亮了房間一隅。灰濛的房間內,小信的抽泣聲從沒間斷,我一直伴在他身旁,待他哭完了,心情平伏了,才開口說話。
           「為什麼小信會突然出現呢?難道你早知道我們會見面嗎?」
           他沉默良久,最後才乏力地點點頭──看來他知道茶髮男生表白的事!
           「小信是、如何知道的?」
           「你回家的路也是我回家的路啊。」因此,他是親眼目睹經過,然後今天故意走到約定地點看後續嗎?
           「所以感冒什麼的,也是騙我囉?為什麼要躲起來了?」我不解地追問,沒辦法理解小信怎麼要躲避我,但又撲出來用自己的方式保護我。

           「任何痛苦的東西不想妳接觸到。」

           小信如此回答,看來他知道我聽不懂,於是努力地補充:「他說喜歡妳啊。」
           完全不明白啦!他說喜歡我,跟你不希望我痛苦還有躲避我這件事有什麼關連……
           「我也想要守護妳但還是好想妳快樂啊!但如果坦白的話,妳也會很痛苦吧?」
           「選擇他,幸福和我的機率遠遠不能比,即使更加更加的喜歡。」
           「結論是只會帶給妳痛苦,不見絕對比較好。」
           「可是好痛苦……很想自私,想妳留在身邊的我好討厭……」
           小信一直喃喃地說,努力表達著內心所想。斷斷續續的句子就如亂序了的魔術方塊,需要細心費神拼湊,原本的模樣才能呈現出來。
           小信在說,茶髮男生是個正常人,要是和他交往的話,我一定會很幸福快樂。
           小信在說,他擔心他的存在會害我也被欺負,所以裝作感冒躲開我。
           小信在說,看著我跟別個男生交往好痛苦,明明他也有著「想要守護我」的心情。

           小信在說,他喜歡我,但他自卑──

           終於察覺到這份心意的我,怦然望向小信,他落寞的側臉讓我聯想起風信子的花語──純潔,沉靜、不敢坦率的愛。
           他是何時察覺到這份心意呢?
           很喜歡卻沒辦法坦誠的心情,到底折磨了他多久呢?
           明明他不是一個很能掩飾秘密的人,但我竟然完全不知道……

           「我啊……是個很遲鈍的女生,小信也知道的。」
           房間陷入長時間的死寂之後,我努力平撫怦怦亂跳的心臟,把整理好的思緒,輕聲告訴給小信。
           「那個茶髮跟我表白後,我想了很多事情,關於戀愛的事、兩個人相處的事、我跟小信的事、至今以來的事,全也想過很多很多遍。要是和一個男生交往,就 會牽手和接吻,這很正常吧?可是,要跟男生牽手和親吻的話,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不是因為同性戀啦……是因為啊,」
           小信沒有作聲,靜靜地聆聽下去。

           「如果對象是小信的話,我覺得可以啊。」

           小信聽罷轉個頭來看著我──哎呀!不要望過來啦,這樣好害羞……我以為他會很感動,但他竟然懊惱地說:「不明白。」
        「我說,我只能接受和小信親吻啦!」我鼓起勇氣,再把意思說白一點。「痛苦什麼的不再要亂想!和小信一起最幸福了!」
           小信依然一臉困惑,不會吧?已經坦白到我自己都臉紅了,他沒道理聽不懂吧?終於,他忍不住發出獨特的笑聲──
           可惡!他本來就聽得懂啦!

           「實在太可惡了!」不教訓他不行!
           我肆意地搔小信的癢,他笑著胡亂掙扎,最後不知怎的,反而被他緊緊擁住了。

           「百分百啊,一直也會喜歡妳的機率。」
           他喃喃耳語,真切的承諾化成我的甜笑。此時我在他的頸項之間,好像隱約嗅到風信子的香味。

           一種淡淡瀰漫著幸福的花香──


(This is Their Hyacinth’sStory…)



主題花:白色風信子
花語:純潔清淡或不敢表露的愛 
(點擊花照即可進入風信子的維基百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