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0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Three Petals. 火焰百合

           坐在櫃面的話,果然沒辦法集中修剪花卉啊。然而責任心驅使我不能逃避,在家人回來之前,我究竟該怎麼捱下去?
           為了放鬆心情,我輕輕哼出歌來,豈料門鈴毫無先兆地「叮噹」一聲,還是輕易把我嚇了一跳。
           定神一看,怎麼不見有客人進來呢?我怯怯地把身子探出櫃面窺看,只見一個身穿幼稚園制服的小女孩站在各式各樣的花朵前細賞──原來是小蒼蘭妹妹光臨了。
 
           「歡、歡迎光臨……」
           我嘗試用最大的聲量迎客,既是熟客又是個小女孩,根本沒必要害羞啦!話雖如此,但吐出的聲音都被街外經過的貨車蓋過了。
           同時,小蒼蘭妹妹轉個身來看著我。
           「我想買一束小蒼蘭。」她一邊攤出零錢,一邊用小手吃力地指著擺在對她而言是高處的花瓶。
           這是我看過最純真的一抹笑容。
她的笑容好像有股魔力,讓我不知不覺間熟稔地為她服務,唯獨當我把花束送到她懷中,以為她要轉身離開時,她卻停下來怔怔地望著我。
           怎、怎麼了?是不是我出了什麼錯?花是小蒼蘭沒錯……難道找續錯了?
 
           「姊姊剛才唱歌很好聽。」
           我當場呆掉了,她、她在說什麼?
           這比找續出錯更加更加令我不知所措啦!我久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拚命搖頭擺手地否認:「不、是妳聽錯了……」
           「可是我每天來買花,也聽到姊姊在哼同一首歌。」她猶疑了一下,最後仍然堅持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很好聽啊,我要回家了,姊姊下次再見。」
           她揮揮手,捧著花束走出店門,又再回頭說:「真的,我覺得姊姊可以成為歌手啦。」
 
           聽罷,我的心臟彷彿跳漏了一拍。
 
           「謝、謝謝光顧……不,等一下!」呆了半晌才吐出營業語句的我,不知怎的,又趕緊多拔一支小蒼蘭,追出店外送給她。「雖然我不認為我能當上歌手,但謝謝妳。」
           「為什麼不能當歌手呢?」
           「因為……難道妳不覺得我內向了一點嗎?成為歌手就要在眾人面前表演,這樣的我怎可能──」奇怪了,為什麼我會對一個幼稚園生長落落地傾訴起來呢?恐怕她只會有聽沒有懂啊!
           「老師說,把可怕的東西幻想成最喜歡的東西就不可怕了。」說著說著,小蒼蘭妹妹打斷了我的話,一臉認真地建議,稚氣的樣子好不可愛。「而且,大家一定也喜歡姊姊的歌聲啊。」
           「是、是這樣啊……」只是個小女孩的童言童語,我實在不該太認真的,然而她的笑容卻率真得給了我無比信心。
 
           好像就如她所說去辦,就能衝破關口達成夢想那樣。
 
           「那麼,姊姊答應妳,我、儘管努力一下吧。」這個承諾脫口而出的同時,其實我自己也很感驚訝。
           明明只是受到一個小妹妹稱讚,但一種想要改變現狀的想法卻強烈地植根腦海。
 
           或許我心底裡也同樣憧憬著,站在舞台上歌唱的一天。
           實現這個從兒時開始就萌芽於內心一隅的美夢──
 
                                                                                                                                                                 
 
           這就是機遇了嗎?我還以為距離自我挑戰還有一段相當漫長的歲月,沒想到今年音樂科的考試,老師決定由吹奏牧童笛改為唱歌。
           這就是機遇了吧?在我想要改變自己的時候,機會就在眼前出現了──我一直這樣安慰自己,可是當老師喚出我的名字的一剎,我的腦袋已經運作不來了。
           我從上一位考生接過麥克風,但沒辦法確認是否真的把它好好握住,我唯一清楚雙手明顯正在抖震著。
           站到課室前方,我不自覺掃視了席上的同學一眼,之後再沒有勇氣掃視下一眼了。
 
           造夢與幻想總是那麼輕而易舉,一旦想要實行時卻是百倍艱難。如此內向的我,想要成為歌手不是一個很可笑的奢想嗎?
           僅僅一個音樂考試就慌張成這樣,真的做得到嗎?
 
           「妍同學,請問準備好了嗎?」忽然音樂老師雙手在琴鍵上用力彈了幾個音調,敲醒還在魂遊太虛的我,同學們的竊笑聲也在耳邊甦醒過來。
           「呃、好的,可以了……」大概可以吧?再說沒準備好的話又能怎樣呢?
           音樂響徹課室,當中還混雜著強勁的心跳聲,手心也開始冒汗了,真失禮啊!
           好了好了,先把夢想什麼的擱在一旁,現在可是關乎生死存亡的考試呢!連音樂科也不合格,接下來的學期鐵定會當成笨蛋恥笑啦!
           冷靜、絕對要冷靜啊!可是到底要怎麼平伏心情了──
 
           一片紊亂的思緒之中,我倏然想起小蒼蘭妹妹。
           把可怕的東西幻想成最喜歡的東西,這種孩子氣的方法真的可以克服困難嗎?
 
           前奏快要完畢,我毅然望向課室的各位──不,他們不是人,他們是花,是我家栽種的花卉,朵朵艷麗活潑地在眼前盛放。
           幻想萌生,連帶空氣也變得不一樣,我好像嗅得出花店內各種植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熟悉的氣味頃刻讓我安心下來。
           似乎可行。
           似乎真的辦得到!
           好吧!就這樣豁出去──我深深吸了口氣,閉上眼睛放聲高唱,直到曲子完了半晌,才敢再次睜開眼睛面對群眾。
           怎、怎麼大家都靜下來了?意識到自己仍然是焦點所在,好不容易平伏下來的心情又再混亂起來,臉頰愈來愈滾燙了!
           「沒想到妍同學平日不多作聲,唱歌起來很動聽嘛。」老師打破沉默,一邊在名單寫評語,一邊笑著稱讚。「好了,下一位是──」
           此時,音樂室門外傳來一陣騷動,聽上去好像有幾個人在擾攘。我們還在疑惑,老師已首當其衝前往了解情況,豈料門一打開,一位看來是學長的男生便趁機闖進來──
 
           然後直接握住我的手。
 
           「是妳了!」學長滿懷激動地說,眼睛亮晶晶的好像看到奇珍異寶那樣。「我要定妳啊!」
           「……咦咦?」他握住我的手,我的手握住麥克風,於是我的驚訝就從喇叭散播到整個房間。
           要什麼?他在跟我說話對吧?可是,他、他他他在說什麼啦──
           「別盡說些令人誤會的話啊笨蛋!」
           一把女聲連帶一記手刀重重敲在學長的頭,他抱著頭默默蹲下,看來很痛。站在學長身後的是一名束著馬尾的學姊,樣子看起來很機靈。
           「抱歉呢,這傢伙是我們樂團的團長,他的意思是要找妳當我們的主唱。」學姊微笑伸出手來,她的氣勢讓我不由自主地和她握手。「妳答應就好,以後合作愉快了。」
           這下我又怔住了,握手就是答應成為主唱的意思嗎!
           還沒搞清楚狀況,學姊便同樣被一記手刀打掉,最後一位來者是個很高大的學長,我要把頭抬得高高的才能看見他的臉──他是連續劇的黑道老大嗎?樣子、好可怕,還有、是不是我惹他生氣了?他、怎麼都在盯著我……
           「夠了,你們別打著樂團的旗號翹課。」他一臉淡定,揪起另外兩位的衣領,將他們拖出課室。「老師抱歉,繼續上課吧。」
           「請務必加入!」像小貓一樣被拉走的團長,在離開課室前仍然拚命拉攏。「我們的據點是在禮堂的雜物室,風雨不改,所以妳一定要來啊!」
 
           喧嘩的源頭離開了,音樂室又再一片沉靜,然而被他們這麼一鬧,考試的緊張氣氛已煙消雲散。
           直到考試完畢,放學後我怯怯地繞遠路來到禮堂的後方,果然聽到節奏明快的鼓聲和結他聲幽幽傳來。
           那裡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呢?我撐著傘站在灰濛濛的雨景中,幻想著牆後的畫面,那是我至今從未預料會投身進去的空間。
           該現身嗎?他們是認真想要我加入嗎?會不會是惡作劇,是我自作多情呢?在夢想將溢未溢之間,我選擇轉身離去。
 
           是時候回家了,花店可忙著呢。
 
                                                                                                                                                                 
 
           「媽媽,我說啊……」
           上學前,我看著媽媽辛勤打理植物的背影,儲存了半個月多的鬱悶彷彿找到了缺口,終於忍不住小聲地試探問:「如果、我說如果啊,放學後抽空參加社團活動的話……」
           「拜託了!妳哪有這個時間啊?先顧好學業再說吧,成績一直平平庸庸的,妳年紀不小了就不會自己著緊一下嗎?」媽媽也不回頭看我一眼,便直接把我的想法打掉。「而且妳放學都要趕回來幫忙,還抽空參加什麼鬼社團?花店一堆細活誰來做?玩個社團可以養活我們嗎?」
 
           毛毛細雨一直持續到放學,校舍蒙上淡灰的色調,就如我的心情無異。
           實在沒辦法想出反駁的話語。
           我默默走到禮堂的後方,這裡或許會成為夢想的起步點,不過我決定,今天是最後一次靠近了。
 
           夢想什麼的,果然不值一提啊。
 
           出乎意料地今天沒聽到音樂聲。團長不是說過,他們會風雨不改的到雜物室練習嗎?難道今天有人病假了?
           「我看你還是死心吧!」忽然學姊的聲音從窄小的氣窗傳出,聽上去他們在吵架,究竟怎麼了?「為什麼非要她不可啊?你是笨蛋嗎!」
           咦、難道、他們在討論我嗎?
           「我實在很喜歡她的歌聲啦!要不是妳說太熱情會嚇跑她,我早就綁她回來了!」團長似乎也非常激動,一邊說話一邊傳來砰砰的聲響,該不會在敲打貯物櫃吧?「總之不會有別的人選了,我很認真想要她成為我們一伙!」
           是我害他們吵架了,怎麼辦?看來立即去跟他們解釋清楚和道歉比較好啊,可是雜物室後門的門鎖扭動了,我馬上又膽怯了。
           糟了,他們要出來嗎?我、我還沒整理好要說的話呢!而且期待落空他們一定很失望吧?
           整個人慌亂不已,門果然開啟了,但我已經撐不下去,落慌而逃。
 
           這樣內向的我,以後的人生當然也會平平凡凡的渡過吧?
           就這樣安安份份的,繼續躲在花店的角落生活下去不就好了?
           站在舞台上唱歌?別說笑了,我連嘗試去接觸夢想的資格也沒有呢。
 
           我一邊用現實埋葬夢想,一邊走回花店,只見媽媽正在店外貼告示──
           「媽媽,這是……」
           「看不見嗎?尋人啟示啊。」媽媽重重嘆了口氣,一臉惋惜地說。「怪不得最近也沒見她來買花……年紀小小的遇上這種事,家人一定很擔心吧?」
 
           尋人啟示上的失蹤者,正是每天來光顧的小蒼蘭妹妹。
 
           「前幾天她買花的時候,還興致勃勃地跟我聊天呢。」媽媽回憶著和小蒼蘭妹妹最後相處的畫面,又再嘆了口氣。「她說你是火焰百合姊姊,又說這花很像妳。我說怎麼可能,明明我家的妍是株含羞草嘛!」
           「……我突然想起,作業遺留在學校,我回去拿。」我轉身便跑,要是再聽媽媽碎碎唸,眼淚一定會忍不住掉下來。
 
           實在是世事難料。
 
           噗!
           我只顧低頭向前衝,沒為意前方有堵牆,直直撞了上去,傘子也掉到一旁,被風吹到老遠。
           「痛……」我揉著額頭痛吟,抬頭才驚見撞上的不是一堵牆──是黑道老大學長!
           「我從妳班上的同學打聽到花店地址,剛好想要找妳,不過,」他先把自己的傘子讓給我,然後三步拼兩步拾回我的那把。「先等妳哭完再說。」
           「不、對不起,這樣,嗚、嗚……」學長必定是因為樂團的事而來吧?我趕緊擦掉淚水,不停深呼吸想要平伏心情,可是話不到半句,聲音又再哽咽起來。「大概、我沒辦法進樂團了。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其實、其實我也,很喜歡唱歌……」
           「因為那兩個傢伙把妳嚇壞了?」
           我泣不成聲,只懂拚命搖頭。
           「老實說,要不是今天被那兩個傢伙看到妳站在外頭,我還真不想做這種婆婆媽媽的事。」他仰天嘆了口氣,耐著性子詢問:「妳是有什麼難題嗎?說說看好了。」
           不知為何,我沒多細想就把至今以來的事全部告訴學長,他默默地聽著沒打斷過半句,或許他覺得很無聊,只是沒表現出來而已。
 
           雖然小蒼蘭妹妹是幼稚園生,但她大概是世上第一位鼓勵我奔向夢想的人。
           可是,現在又能怎樣呢?連讓我宣告放棄的機會也沒有,她便毫無預兆地消失於我們生活之中。
           每天每天的相處,音樂考試前她還不斷叫我加油,如果小蒼蘭妹妹再也回不來,那我永遠也會背負著她的期待,成為永遠的詐欺犯。
           可是,現在又能怎樣呢?花店的繁瑣雜務和吃力才能追上進度的學業成績,一切就如母親所說,實在分身不暇。再者內向沒主見的性格,我實在不是一個成為歌手的料子吧?
           別人給予我期望,我就只會令人失望啊……
                                                                                                                                                            
           「別人說、別人說。人家說妳沒有就沒有,說妳有就有,那麼妳就沒有自己的主見嗎?」沒想到學長一開口就是直截了當的質問。「妳說很喜歡唱歌,對吧?」
           「對,可是……」
           「沒人會沒時間做喜歡的事情。只要妳願意,我們也會盡量配合的,週末週日甚至我們預先錄音給妳練習也可以,前提是究竟妳有多渴望想要實現夢想了?」學長的語氣愈來愈強硬,一言一語敲打在我心頭。「即使要放棄也要放棄得乾脆俐落,拖拖拉拉的到底是怎樣?有選擇而不去決定,後果絕對是想像之外的糟糕。」
           「對、對不起……」面對他充滿威嚴的斥訓,我羞愧得低下頭來,除了道歉外,我也想不出任何回應。
 
           口口聲聲說很渴望實現夢想,可是我又願意為夢想犧牲了多少呢?
 
           我們沉默了一陣子,雨點拍打在我們的傘子上,嘈吵不已。
           「還有,雖然好像明知故問。」良久,學長又再開腔。「妳家開花店的,那妳想必知道火焰百合的意思吧?」
           「不……我不知道。」這個答案惹來學長側目了,我家開的是花店沒錯,但也不代表要順帶了解各種花語嘛。
           「頑強--火焰百合的意思是頑強。」
 
           聽罷,淚水又再奪眶而出。
 
           「人生無常,我們無力操縱。」此時學長的手機響起,他唯有長話短。「好好生活下去,直到某天她回來時,妳已成為她所憧憬的大姊姊了,這種結局若是實現的話,不是很美好嗎?」
           話畢,他接通電話,轉身離去。
 
           小蒼蘭妹妹為什麼要將我比喻成這種深有寓意的花呢?
           是因為她認為我會擊倒所有障礙,頑強地奔向夢想嗎?
           真是的,連半步也沒有踏出就哀哀叫痛的我,實在太差勁了!
 
           「我--想要成為火焰百合!」我趕上了學長的步伐,擋在他面前,害他錯愕了一下。「我、儘管努力一下,今請多多指教了!」
 
           我展開了邁向夢想之旅。
           直到今天,我如願地站在舞台上,獻出第一次演出。我向身後的學姊學長們互使眼色,音樂便隨之響起。
           為了自己不變成詐欺者,也為了那個樂觀得有點幼稚的重逢結局,我要變身成火焰百合,沒任何風雨能將之擊倒的頑強生命。
           前排的某席座位,那位置放了一束小蒼蘭。
           我閉上眼睛,台下觀眾頓成朵朵鮮花,香氣盈溢,花海中唯獨只有小蒼蘭妹妹對我微笑。
 
           小蒼蘭,告訴我吧,妳也在世界某個角落,頑強地生存嗎?
 
           抱住祝福與希望,我深深吸了口氣,唱出第一顆音符。
 
(Be a Lovely Glorios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