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Fifteen Petals. 綠朱草

 
  這一瞬間,我瞥見藍星的蔚藍晴空。
  下一秒,一件大型儀器便直直朝我砸來。
  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只知道恢復意識之後,那片藍天已離我相當遙遠。

  等一下,我還沒死嗎?
  我甩甩沉重的頭顱,放眼張望,附近盡是平房街道,看來我真的大難不死,總算成功降落到藍星地面了!
  「啊哇──」
  我有點艱辛地爬出船艙,正要往前探索,萬萬沒想到前腳踏個半空,離心力直逼心坎──
  這是藍星人的陷阱嗎!
  哼,怎可能難倒久經訓練,身手敏捷的我啊!掌握平衡,一個翻斗,看啊,又是一記完美的落地,俐落得連我自己也驚嘆。
  好了,收拾心情。
  這裡到底是哪裡呢?朝看四周,我似乎撞落在一所民居的前庭裡。
  太空船還好給前庭的樹掩蓋住,不然就要花時間想辦法找地方將它藏起來,免得身份和行蹤敗露。
  嗯,先這樣吧,待一切安頓好再維修,接下來得趕去目標地點。我按了按左前臂,隱藏在皮膚下的定位裝置便應聲亮出熒幕──

  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按動了半天沒反應!
  難道摔下來時壞掉了嗎!這下怎麼辦?沒有定位就沒辦法找出目標地點,任務失敗的話回到母星要怎麼交代!

  叮──叮鈴──
  就在我面臨崩潰之際,忽然傳來了微小又清脆的響聲打斷紊亂的思緒。
  叮鈴──叮──叮鈴──
  好在意好在意,那是什麼聲音?
  聽力敏銳的我,很快便找到這些誘人的聲音來源。只見這個平民的住所,某個窗戶掛著一串會閃閃發亮的東西,風經過的時候更會輕輕搖擺,發出具魔性的響聲。
  太吸引了……好想把它摘下來!我看中的獵物,從來沒一隻能從我魔掌裡逃脫!
  所以,哼哼,看招吧──
  我一躍而起,猛然撲擊那個閃閃發亮的東西,可是、可是怎麼回事,身體怎麼卡住了?
  糟糕!是陷阱!
  回神過來,那閃閃發光的東西背後,是一簾百葉簾──防不勝防的藍星陷阱之一!

  咚咚咚──咯咯咯咯──
  我拚命掙扎,試圖把陷阱破壞掉,怎料繩子把我愈纏愈緊,葉片亦發出嘈雜聲,通知這地盤的藍星人捕獲獵物。
  這下怎麼辦,要怎麼逃脫──我竟然、竟然犯了如此低等的錯誤,實在太大意了!

  倏然,房間的門打開了,一隻幼年期的藍星人走進來。
  空氣彷彿靜止了無異。
  我跟這隻藍星人四目交投。
  完蛋了。
  我已經預想到他會尖聲哭叫引起一連串騷動然後被藍星人反抓起來做活體實驗的畫面。
  他將開口的同時,我也驚慌得倒抽一口氣──

  「貓。」

  ……
  欸?

  只見這隻幼年體,淡定地轉過身,對他後的成年藍星人指著我這麼說:

  「貓,小偷,沒有,貓而已。」

※                  ※          ※

  我族來自距離藍星相當遙遠的星球。
  一次意外,我族的祖先意外降落這片土地,發現了這批愚蠢致極,奴性極強的生物,只要我們尾巴一甩,他們就會自動奉獻。
  於是由我們祖先開始,陸續派出同族進行一場漫長的侵略戰,而這些同族也漸漸在藍星開枝散葉。
  而現在,我似乎被持有這所民居的藍星人,當成我是在這低賤的星球上繁衍的品種,也就是他們口中稱作「貓」的動物。

  這算什麼!
  簡直是侮辱!
  我體內流著的可是純種血統,沒有經過任何雜質污染,擁有超高智慧和久經訓練的特務!竟然將我跟那些反過來被馴養的失敗者及他們的後裔相提並論──

  「貓,吃啊飯。」
  第一隻發現我的藍星幼年體在面前放下一碗應該是糧食的東西,然後蹲在一旁默默監視,似乎是要我吃下去的樣子。
  哼,愚蠢的藍星人,你們認為派出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幼年體,我就會毫無戒備地踩下你們的陷阱嗎!

  「貓咪不吃你的午飯啊,小信。」
  「小信」似乎是幼年體的名字,他的說話非常雜亂無章,言語和行為同樣難以理解。
  「飯,媽媽,貓不吃呢?為什麼?」
  「媽媽」似乎是那名雌性成年體的名字,聲音很好聽但不排除這也是誘導我卸下防範的策略之一。
  「因為貓咪不喜歡吃小信的午餐啊。」
  媽媽一邊說話一邊走過來,端上另一盤聞起來很香看起來很美味的白汁液體。
  「貓咪,來喝牛奶吧。」

  嗚……太可惡了,明知我捱飢抵餓長途跋涉由母星過來,於是不停擺放美食誘惑我嗎!
  奸狡的藍星人!
  可是、細想一下,現在的我又能反抗什麼?定位系統不但故障,太空船藏也在他們家的前庭裡有待維修,在和母星取得聯絡之前,我也只能留在這裡別無他選。
  現在、即使有多大的屈辱,也只好忍辱負重。

  姑且,偽裝成「貓」吧。
  對了,還可以利用這個偽裝,觀察出藍星人的弱點!

  就這麼決定,我開動了!
  我嗅了嗅,確定沒什麼異樣,便輕輕嚐了一口──這、這到底是什麼!
  被稱之為「牛奶」的甘甜液體,這究竟是什麼世間美食!

  「小信,你這樣盯著貓咪,貓咪會害怕啊。」
  「害怕,為什麼?媽媽。」
  忽然媽媽走到大櫃前翻找了一會,然後給了小信一塊厚厚的東西。
  「這本書有介紹貓咪的習性啊,要看嗎?」

  什麼!
  我差點把牛奶從口中噴出來,沒想到會被藍星人反過來掌握我們的資料!

  只見小信搶過了機密文件一溜煙的跑回房間,媽媽便轉過頭來跟我對上眼,笑了笑說:
  「哎呀……我還是頭一回看到這孩子熱衷數學以外的東西呢。」

  難、難道──
  她在暗示?
  故意在我面前說她擁有我族的研究結果,然後露出帶著勝利的笑容,果然是在暗示什麼嗎?
  我趕緊尾隨小信,這小子動作真快,已經開始進入下載模式了!
  不行,絕對不能將我族的弱點灌輸給藍星後代!

  「啊──走開!貓!走開!走.開──」
  你休想獲取情報!為了我族即使拚了老命也要阻止情報散播!
  「嗚──呀──」
  可惡,這小子終於出動幼年體獨有的音頻攻擊嗎!我可不會就此讓步的!
  「哎呀,到底怎麼回事?」
  糟糕,太大意了,媽媽聽到騷動趕緊進來,不過身為一個久經歷練的特務,我只可以前進,不能退縮!
  「小信不要哭,不要哭,貓咪只會打擾喜歡的人啊。」
  「書本!牠躺下來!書本!擋住了!看不見!書本!」
  媽媽聽見了,朝我伸出了手,妳妳妳妳──妳這個藍星人,不要靠過來!別旨意從我手上搶回情報──

  跟預想中的攻擊不太一樣,我感到頭部被溫柔地撫摸著。
  「貓咪,你也不能欺負小信啊。」
  這、這種溫暖的感覺,唔啊啊啊……就好像回到母親懷裡一樣……這裡、這裡還有下巴也搔一下……
  「要貓咪對你好,首先你也要對貓咪溫柔啊,知道嗎小信?」

  ──欸?
  回過神來,好不容易被我壓在身下的機密文件又再次回到小信手裡。
  奸狡的藍星人!別旨意得逞──

  「啊──書本──」
  「哈哈,牠似乎相當喜歡小信呢,就讓這隻活潑的小貓咪住下來吧?」

  事到如今竟然還揚言歡迎我住下來──是儘管放馬過來的意思嗎?
  哼哼,正合我心意。
  我會遲早找出你們的弱點,等著瞧吧藍星人!

※                  ※          ※

  於是我偽裝成貓,在這所本應不是目標的民居一邊進行觀察計劃,一邊偷偷維修飛船,過著一段頗為刻苦的日子。
  根據從母星學習而來的藍星知識,他們的「家庭」概念跟我族不一樣,以雄性、雌性及幼年體各一為基礎單位。可是,我從沒見過雄性藍星人在這裡出現,工作和照顧幼年體的責任都落在媽媽身上。
  嗯,是個可敬的競爭對手呢。
  雖然如此,我也有我的任務,絕不可能因此放軟姿態,這也對媽媽有欠尊重。

  「來玩,貓!玩啊!」
  幼年體,你的突襲也太失敗了!
  小信總是會在任何時候突然撲擊,然後對我窮追不捨,然而他永遠也沒辦法贏得過身手敏捷的我--
  「抓住!尾巴!」
  啊,太輕敵了!
  本以為頭過身就過的沙發底,一下大意竟然露出尾巴,被小信抓到了!你這低賤的藍星人竟敢扯住我的尾巴!這下到我還擊--喝呀--
  「小信,可以靜一點嗎?」
  此時在沙發上小憩卻不小心睡著的媽媽被我們吵醒,有點不滿地問。
  小信總算放開手,對著又沉沉睡去的媽媽點點頭,然後拿著魔術方塊走回房間。
  屋內恢復寧靜,我也趁機溜到前庭繼續維修我的太空船──
  原本計劃是這樣。
  可是,說實在藍星的夏天還真悶熱,才剛踏出前庭一步就熱得我快要融化!到底怎麼回事,究竟藍星人如何在這烈日當空的季節生存啊!
  我盯著那棵藏有驚天秘密的大樹,先不說要鑽進沒有空調系統的駕駛艙,單單爬到樹上絕對會立即蒸發掉吧?

  ……
  為了保持能隨時和藍星人戰鬥的體力,今天先休息一天好了。
  可是,以為我會偷懶麼?
  哼哼哼,大錯特錯了。
  我大搖大擺走進小信房間,跳上書桌,大刺刺地把他心愛的魔術方塊撥到地板。

  來吧幼年體!我來接受你的挑戰!
  我已經睡過午覺上過廁所,吃了罐罐也喝了清水,這次你能打敗能量值滿滿的我嗎──
  幼年體?喂喂,別只管趴在桌上今天我們好好決一勝負啊!喂喂,幼年體……喂喂,你怎麼了小信?

  我擁著他的手臂又咬又踢,小信卻不如往日馬上大吵大鬧,一味兒緊握拳頭伏在桌上,臉色剎白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難、難道我擊中他的弱點了嗎!
  不可能吧?別嚇我啊小信!我只是如平常一樣找你玩耍而已啊?

  怎、怎麼辦?接下來要怎麼辦?
  不不不。
  我傻了麼?
  這下還用得著問嗎?
  當然要找出我曾經踢咬過的地方然後逐一探究──

  腦袋閃出這個想法的同時,四肢卻不聽命地飛奔到客廳。

  媽媽──媽媽──
  「乖啊……去伴小信玩吧……」
  別睡了!小信他狀態出現異常!
  「啊!貓咪不乖,你怎麼咬我?」
  快去房間!小信他、小信他很痛苦的樣子啊!

  言語不通在這個時候真是令人格外氣憤,我在小信房門和客廳之間不停徘徊又大聲叫喊,半醒半夢的媽媽倏地清醒,飛奔到房間去。
  「小信?哪裡不舒服嗎?小信?」
  沒想到媽媽妳那麼笨,小信原本就是個言語不佳的幼年體,都這個狀態了他要怎麼表達啊!
  擾攘了一會,媽媽匆匆忙忙抱起小信奪家門而出,等等──我也去──

  碰!
  我看著緊緊閉上的大門,剛才用力甩門的巨響仍猶在耳。
  雖然我也不是沒有獨處經驗,不過還是首次感到家裡空蕩蕩。

  不對。

  這裡從來也不是我的家。
  我可是從遙遠的母星而來,體內流著純種血統,沒有經過任何雜質污染,擁有超高智慧和久經訓練的特務啊!
  就是嘛,真可笑,我怎可能擔心幼年體呢?我只是不想乘人之危偷取情報而已,這樣太不公平了。
  對,趕著藍星人不在的時候,我該認真修理太空船才對。
  我也有我的任務,其他的事,別想太多。

  接下來的一星期,小信沒有回家。
  據我偷聽媽媽的電話聊天內容獲得的情報,小信中了一種名叫「腸胃炎」的病毒,正住在一個名為「醫院」的地方進行掃除。
  因為小信不在家,所以媽媽回家的時間亦同樣銳減,清早起來上班,再回來時已經是夜深。
  正因如此我的空閒時間也暴增起來,飛船終於進入最後維修階段,現在只欠些微的調整,然後我得先回母星進行檢查,重新整理體內的定位系統。

  換言之,我快要離開藍星了。

  大門傳出鎖匙轉動的聲響,我立即跑到玄關前。未幾,媽媽的身影風塵僕僕地走進來。
  看來今天小信也不能回家,「腸胃炎」似乎是種頑強的病毒。

  「啊……乾乾沒有了,對不起,很餓了吧?」
  媽媽原本撲進沙發一臉疲累的模樣,瞄到我坐在旁邊,便立即爬起來走向廚房。
  整所平房只有廚房的燈亮起了,比起漆黑一片,這樣的屋子看起來更孤獨。

  媽媽,其實這晚我打算向你們道別啊。

  我跳上流理台,卻赫然發現為我弄晚飯的媽媽正在哭泣。

  媽媽妳是一個了不起的雌性成年體,怎麼現在軟弱下來了!
  「啊……對不起,嚇壞你了。」
  媽媽趕緊擦拭眼淚笑說,此時我才察覺,我的手不知何時搭放在她手背上。
  「原本收留你,是打算讓小信有個朋友陪伴,這孩子呀……沒什麼朋友。」
  媽媽輕撫著我的額頭,摸著摸著她心情似乎平伏了。
  「還以為我在照顧你,可是現在似乎是你治癒了我呢。謝謝你,貓咪。」

  這晚我一直守在媽媽身邊,直到她睡著為止才回到飛船。
  駕駛艙裡閃爍著一堆不同顏色的訊號燈,我雙手在鍵盤飛快地敲打著,大量程式碼便從熒幕不停投進眼睛,然而腦海卻盡是和這家人相處的生活瑣事。

  看到媽媽哭泣的瞬間,我終於發現了藍星人的弱點。
  只要抓住他們最著緊最在乎的部分,利用這點加以折磨,他們就會方寸大亂,任人魚肉。
  發現了這點的我,正式沒有留在藍星的意義。

  想及此,肉球已停在最後一記輸入鍵之上。

  ……
  可惡!
  藍星人真的是愚蠢致極,奴性極強的生物!

  氣上心頭,我一爪把總電源的電線割斷,頭也不回跑回媽媽床邊。

  真是愚蠢得令我放不下心啊!

※                  ※          ※

  如是者,我展開了一段漫長的偽裝日子。
  小信也平安回家,而且還認識一名很吵鬧的小女孩,真的吵到不行。不過,認識到新朋友還真是太好了。
  偶然、很偶然地我會想起那顆距離藍星相當遙遠的母星,也會為任務失敗而微感愧疚。
  只是看到這家人健康快樂的模樣,還是感到欣慰──

  「天氣開始變冷了,是時候替貓咪洗澡準備入冬了。」
  「洗澡,貓,抓住貓洗澡!」

  好吧我收回剛才說過的話!
  放開我!我不要碰水!絕、對、不、要──

  藍星人什麼的最討厭了──


(How a Lovely Green Alkanet, Meo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