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香紗雪烙居。
關於部落格
  • 4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ighteen Petals. 青蒿

         我從茂密的樹冠裡俯望,只能看見來者的裙襬和鞋子。不過,也足夠了,這種亮麗的裙子不會是打扮以樸素為重的女僕,而且她雙腳建全,也一定不是蕾小姐。

        某夜,伯爵帶了一對虛弱的姊妹回來,此後她們一直在城堡作客,大家也悄悄傳著這兩姊妹的身世。
        身為姊姊的蕾小姐,甘願為妹妹斷了條腿,這件事城堡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唯獨茜小姐一人被蒙在鼓裡。
        各方面以言,茜小姐蠻可憐的。

        「沒聽見我在叫你嗎?」
        其實我已經擱下手裡的事務等待她接話,可是她似乎非要我露面不可。
        沒辦法,只好爬下木梯了。

        「……早安,茜小姐。」
        「說話不正視對方,沒禮貌的傢伙。」

        不好了,茜小姐似乎誤會了什麼。
        「對不起、茜小姐……」
        「說話小聲還結結巴巴,丟在外頭的話鐵定找不到工作啊!」

        茜小姐的鞋子躍動了,她蹦蹦跳跳靠過來,俯身執意要看見我的臉龐,我也因此瞥見了她的容貌。
        怎麼可能直視啊──

        水靈靈的眼睛和帶點俏皮的笑顏,怎麼可能跟如此可愛的女孩對視超過三秒啊?

        我趕忙爬回木梯繼續修剪的工作──糟,太緊張一下子剪錯了!
        「喂,我聽見了!」她好像發現別人的糗事一樣,幸災樂禍地笑了幾聲。「為什麼你會跟橙樹打招呼呢?」
        茜小姐似乎不打算馬上離開……只是解釋這種事,她會感興趣嗎?
        「嗯,因為植物也有靈魂,工作前一定要好好向它們打招呼。」不過,我還是暫停工作向她解釋了,說不定會把她悶慌吧?「開花和結果時也要讚賞它們的努力,這樣花園才會充滿生氣。」

        我用眼睛餘光望望她,她一直怔怔地看著我沒有接話。
        看吧,這果然不是一個合適的話題,我應該要聊些女孩子也能感興趣的東西,例如橙花的傳說或是美顏功效之類的。
        只是要如何把話題轉過去呢?

        「今天應該沒有很熱啊?」茜小姐倏地沒頭沒腦地這麼問。
        我立即抬頭看看天空,才恍然記起氣溫熱不熱跟天氣好不好其實沒什麼關連,那是季節性的問題。
        「為什麼你臉都通紅了,還滿頭大汗啊?」原來她盯著我那麼久,是這個原因嗎?
        真是糗死了……我立即低頭把汗抹掉,臉紅耳熱跟天氣沒關係,那是我太緊張的原故而已。
        「真是的,這裡都盡是怪人。」她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支著腰不滿地抱怨,我似乎不自覺惹怒她了?可是我低聲道歉後,她語氣好像更惱怒。「算了,回去吃茶點還比較快樂!」
        茶點?這個時間才剛剛結束早餐沒多久吧?
        不過想起來,我也曾在廚房女僕的口中聽說過茜小姐總是吃兩口就把食物丟到一旁,可是沒多久又要廚房準備別的東西。

        任性、揮霍、脾氣古怪,與堅強嫻靜的姊姊相比簡直差天共地,這就是眾人眼中的茜小姐。

        看著她走遠的身影,雖然我有點想為她的不歡而散彌補些什麼,然而思前想後也不見得有什麼好方法。
        硬是纏著她的話,說不定她會更困擾吧?
        唉,只好繼續工作了。

        「喂,植物有靈魂那番話,誰跟你說的?」正當我打開剪刀,沒料到她忽然折返了,而且繞回那個話題,我還以為她不感興趣。
        「是父親這樣告誡我。」話畢,我又開始後悔了──聽說蕾小姐和茜小姐是孤兒,提及這個會不會又惹她不高興?
        果然、她沉默下來了,為什麼今天總是禍從口出啊!
        「不過、他已經去世了,而茜小姐還有蕾小姐在身邊,我很羨慕……」我匆匆忙忙補上這句,豈料話音未落她已經狠狠把一朵橙花摘下來。
        「什麼也不知道你是在羨慕什麼啊!」她把純白的花兒揉成一團,就像發洩一樣用力丟出。「我真的很討厭這個地方!」

        這次,她真的頭也不回地離開花園了。

        看著她遠去的身影,胡亂鼓動的心臟總算慢慢平伏下來。
        什麼也不知道,是在羨慕什麼……我原本只是在說客套話,出乎意料卻套出了茜小姐的心事。

        蕾小姐曾在歡迎茶會中,閒談間說過,城堡外的生活會令人失去尊嚴。
        那麼在城堡內,茜小姐是不是擔心會失去更加珍貴的東西?

※                                                                ※                                                                ※

        某天,女僕之間流傳著伯爵大人喜歡蕾小姐的傳聞。
        當我看過他們在晚上出雙入對的情景,也恍然明白為什麼伯爵大人幫助過那麼多人,卻偏偏只有蕾小姐擁有這種傳言──他們實在太合襯了。
        雖然城堡上下也只是奴僕,不過我們同樣衷心為城堡將有女主人而感到期待。
        一片靜悄悄的祈願和祝福聲中,我彷彿看到茜小姐的表情是那麼格格不入。

        「喂。」
        雖然傳聞非常鬧哄哄,但生活還是和以往沒兩樣,我依舊日復日地在花園裡工作,茜小姐的呼喚仍依舊猝不及防。
        今天我修剪花園中央的大樹,一雙漂亮的鞋子和亮麗的裙襬在樹下出現,我好像還想像到她正支著腰,不耐煩地等待我從木梯爬下來──

        等等,怎麼跟預想中有點不一樣?

        「不要呆,扶穩梯子啊!」茜小姐撩起裙子,有點笨拙地踏著木梯爬上來了!
        「呃、小心點……」不過、似乎穩住梯子也不夠,不伸手幫她一把的話──
        啊啊,我還在猶豫這樣做會不會有冒犯了她,她卻毫不猶疑抓緊我的手腕,借力把自己拉上樹幹來。
        「這裡好擠啊。」她毫不客氣地坐在我旁邊,還從口袋裡取出一顆橘子,掰開果皮悠閒地吃起來。

        為什麼還執意要爬上來?
        也沒考慮過會不會妨礙我工作,或是會不會被別人看到而傳出不好的訛言,她就這樣一臉自得其樂地跟我併攏而坐。
        雖然平日也有和女僕們接觸,可是和這麼可愛的女生如此靠近,還是第一次。
        心臟不要跳得那麼快,呼吸也要放平穩一點,這個距離要是吵到她,說不定會被看待成變態。
        啊啊,也不要因為少女的體香撲鼻而來便頭昏腦漲啦……

        良久她總算察覺我的不自在,卻沒打算解釋什麼,只把果肉遞過來,露出比橘子還甜的笑容問:「要吃嗎?」
        根本別無他選吧?
        為了掩飾我的慌張,也為了逃避那雙水靈靈的眼睛,我趕快低頭接過。

        「茜小姐、這是……」
        「看不出來嗎?是橘子啊。」

        不,我並不是問這個,而且她應該知道我在問什麼才對。
        我不禁錯愕地望向她,只是看到她的甜笑……我還是低頭吃橘子比較安全,不然一直飄飄然會摔到樹下。

        「告訴你好了,我在離家出走啊。」
        「噗──咳咳──」

        什麼!
        剛嚥進喉嚨的果肉,瞬間因她一句話而嗆住,這回玩笑會不會開太大了?待我清清喉嚨想要勸說,正當鼓起勇氣抬頭,便遇上她毅然湊近的一刻,我甚至能看到她額角上的點點汗珠。
        不行,這個距離太近了!陽光底下勞動了那麼久,滿身都是臭汗,被她發現一定會相當嫌棄──

        「啊──」痛!一個重心不穩,我從樹上摔下來了,好痛好痛──
        「現在去告訴女僕們,看到茜小姐偷偷跑出了城堡!」仍在樹上的茜小姐沒有慰問,只大刺刺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忽地我懷疑,她知道我會害羞才故意這樣做吧?「你吃了我的橘子,就要配合我啊知道嗎?」

        看看恰巧路過庭園前的兩名女僕,應該有更適當的方法惹來關注吧?假裝離家出走要姊姊擔心,這樣不止傷害別人還折磨自己啊。
        我仰望樹上的茜小姐欲要向她求情,豈料她不留餘地作勢撩起裙子──茜小姐其實是隻小惡魔吧?這樣我就不能回頭,只可以前進了。
        雖然被這樣惡整,可是我仍然生氣不來,對她只有面紅耳赤的反應,這樣的我到底怎麼了?

        沒辦法違抗命令,於是事情就一如茜小姐所願地發展了。
        伯爵大人立即派人在森林搜索,奴僕們的話題也轉變成茜小姐出走。
        才不到一天,城堡已陷入一片無聲的憂慮中。我假裝說大樹的健康情況不太好,延長了園藝的工作,然後向她匯報城堡的變化。
        她沒有像我預想中那麼樂不可支,而是抬頭看著城堡某堵狹小的窗,那裡有一抹正在向天禱告的少女身影。

        茜小姐會選擇這棵樹為藏身地點,是因為這裡看得見姊姊的房間。

        就算整座城堡為她人仰馬翻,她也只會在乎那個小小的窗戶吧?然而我沒辦法坦誠蕾小姐對她避而不見的原因,始終我也不可以違背主子的命令。

        翌日早上,我從廚房偷偷取了一塊蘋果批給茜小姐當作早餐,畢竟她一整個晚上沒吃東西也不能好好休息,應該累透──啊,怎麼大樹下站著兩名女僕!
        她們在休息嗎?該不會發現樹上的秘密了吧?
        要是茜小姐的惡作劇被發現,她會被責備嗎?
        我還能在城堡裡工作嗎?會不會害她有著不好的名聲呢?

        「竟然這樣出走了……」
        「她到底有沒有想過蕾小姐會有多擔心啊?」
        我一邊急忙跑過去,一邊盤算著很多很多,然而當我走近便聽到她們在說很傷人的怨言。
        別再說了,樹上的人聽到會難堪啊。

        「伯爵大人派了兩組人去找,就只是為了那個自私的小鬼。」
        「萬一發生意外怎麼辦?那小鬼任性也要有個限度吧?」
        「什麼也不知道妳們是在責備什麼啊!」

        終於,我忍不住怒吼過去。

        我知道,茜小姐的揮霍和任性內含一種不安。
        就像是不知道幸福何時會倏然消失不見,也像是希望做些事情獲得別人關注。
        她無法理解姊姊迴避她的原因,而我們全都知道真相。只有她猶如被丟在黑暗中,用自己的方法奮力跨越那條界線,我們這些站在光明處的人有資格指責她任性嗎?

        所以說,茜小姐很可憐。

        她的可憐卻沒多少人了解,不論誰都只會冷眼旁觀,然後用自己的角度給她的行為下結論。
        或許此刻和平常的我反差太大了,女僕們被我嚇倒了。她們沒有說什麼,只悻悻然離開。我爬上木梯,把早餐交到茜小姐手中,這種情況不就像雀兒餵哺雛鳥一樣嗎?

        茜小姐默默地吃著蘋果批,忽然這樣問:「城堡除了前門,應該有其他秘密通道吧?」
        「花園的確有一扇很破舊的鐵閘沒錯……」雖然女僕們說話有點苛刻,不過我也認同,不要再令蕾小姐擔心了。「黃昏是大伙兒最忙碌的時間,在這時候花園有什麼動靜也應該不會被發現。」
        「吃了你的蘋果批,我就稍微聽話吧。」茜小姐的語氣有點沒精打采,是因為在樹上沒辦法好好休息?還是正在後悔?

        「那我黃昏時『回來』囉。」
        「嗯……歡迎回來?」

        才不到兩天,小孩子氣的鬧劇就這樣終結。
        我護送茜小姐到大門前再從鐵閘跑回花園,天空已經全黑了,隨後沒多久便聽到她「回來」的消息。
        我來到大廳,果然看到大伙兒紛紛湊上前慰問,惟獨當她輕輕問了一個問題,眾人便立即支吾以對──

        「姊姊在哪裡?」

        蕾小姐一定比任何人更加想奔跑過去,緊緊抱著妹妹痛哭流涕。
        可是她辦不到。

        「茜,回來了?」就在眾人不知如何為行動不便的蕾小姐解窘時,伯爵大人從樓梯急步走下來。「蕾在房間休養,她昨晚憂心得病倒了,快去看看她吧。」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同時害姊姊白擔心了一場,比照不約而同鬆口氣的我們,茜小姐的表情更加五味雜陳,她推開了面前的女僕,一口氣跑上了樓梯。
        還好伯爵及時出現化解誤會,不然茜小姐的惡作劇,會由渴望因此得到關愛,徹底變成了推自己墮進孤獨的深淵。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看著茜小姐遠去的背影,伯爵大人的耳語瞬間拉回我思緒。這句話、不就代表──
        對啊!我早該想到的,畢竟他的嗅覺很靈敏,只要在花園走過一圈便明白真相了吧?
        如此勞師動眾也只是給她一個下台階而已,可是茜小姐大概壓根兒沒有注意過他的好意。
        趕在他轉身走上梯級時,我趕緊求情:「伯爵大人,請不要責備茜小姐……」
        「然後還得想點辦法給兩姊妹多點相處呢。」話音未落,他便莞爾一笑,馬上接話。「在我印象中你跟你爸爸一樣是個害羞的男孩,沒想到意外地勇敢果斷嘛。」

        被伯爵大人稱讚了。
        可是,不對。
        如果茜小姐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渴求關愛……我也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陪伴在意的女孩而已。

        這種迂迴的方式,只能說我本質上還是個羞於表達內心的人。

※                                                                ※                                                                ※

        有時候,我覺得在城堡工作的日子就像植物一樣,看似每天一成不變,其實當中已悄悄起了變化。
        伯爵大人和蕾小姐順利成章地結婚了。他們的愛情就好像被城堡保護的幼苗,不需顧慮外間的風風雨雨,只要接受彼此之間的差異就可以,這種接近無憂慮的愛情,真是相當幸福。
        而茜小姐在那次「離家出走」之後,似乎更加肆無忌憚地干擾我工作,或是故意做些害我心跳臉紅的行徑,得逞後便露出像小惡魔般的魅惑甜笑。
        如果要形容的話,她就像一隻貓咪,怕寂寞但又不喜歡過份親近,最後只懂不時在主人腳邊惡作劇一下,不懂得撒嬌示好吧?
        想到這裡,原本在大樹下修剪草地的我不禁愣住。

        ──等等,主人和貓咪?
        怎麼能用這種親暱的關係來比喻茜小姐和自己呢?
        伯爵大人和蕾小姐雖然身份地位無比遙遠,可是他們的心緊緊地貼在一起;反之縱使茜小姐和我同樣只是個普通人,然而我們之間卻有著更深的洪溝。

        她沒有那種心神注視我的心意。
        而我也沒勇氣告訴她我的心意。

        恰如她經常取笑,我實在太容易害羞了。

        「唉……」
        嗯?
        我正在為自己的膽怯而仰天嘆息,忽然注意到樹根的位置長出了一朵神奇的小花。

        ──雙生花。

        二為一體卻偏偏一輩子背向而生,直到死亡的瞬間才會碰面。聽說如果一個人見到雙生花就能遇到一生最深刻的愛,那我獨自一人呆在這裡直到它枯萎,是否就能得到茜小姐注視呢?
        腦海中閃過了她的臉龐,獨佔花朵的念頭便隨即丟到汪洋裡去。

        「晚安,茜小姐。」我在涼亭找到茜小姐的身影,她似乎在沉思什麼,被我突如其來的問好嚇了一跳。
        「不用叫我小姐啦!」她慌亂了一下,看清楚來者何人後倔強的招牌表情又恢復過來。
        說起來,我會有種和她感覺親近的錯覺,或許是從她忽然不許我稱呼她小姐開始,她或許只是想要一個平起平坐的朋友,而我卻不知不覺間有點別的期待。
        今天她好像有點安靜過頭,看起來有點沒精打采,怎麼了?

        「不舒服嗎?這裡有點涼,要不要回城堡休息一下?」
        「沒事啊,我才不用你管。」

        那麼,應該是為姊姊的婚事而悶悶不樂了。

        「那個,茜……有沒有看過雙生花?」
        「雙生花?」
        看著她那張藏不住心事的臉龐,要是她看見雙生花,一定能重拾笑顏吧?

        「嗯,那是一蒂兩朵花的植物,看來就是很親密的樣子——」
        「那麼在哪兒啊?」
        她充滿好奇又無知的神情比平日多了一份純真,看起來更加可愛動人……不、不能看呆,要是被她發現又要被取笑了。

        我急忙領她到雙生花前,小小卻神奇的花兒比庸俗的笑話有效得多,茜小姐馬上甜甜地笑起來。
        凝望著這抹如花卉般的笑靨,某種的想法在胡亂鼓動的心中無聲擴大──

        看似一成不變的花園裡出現了傳說中的花朵,那麼看似千篇一律的園丁生活,是不是也該稍微改變一下?

        辦得到嗎?
        在擔憂能否給予這個女孩幸福之前,是否先反問自己到底要躊躇到何時呢?

        「雙生花──」
        茜小姐轉過身來,水靈靈的雙眼彷彿能透視出我內心的羞怯,不行、雖然表白時轉移視線很失禮、但要是再這樣直視她,我根本沒辦法撐到最後。

        聽說如果一個人見到,就能遇到一生最深刻的愛。而兩個人見到的話就會變成三個人的糾纏。
        不過我不相信,我認為兩個人一起見證這傳說的花朵誕生,是一種祝福才對。
        聽說雙生花的花語是錯過的愛,可是,沒什麼比生死相隨更浪漫了。
        一朵花看不見另一朵花,就像茜小姐從來沒注視過我,不過沒關係,我只希望一直跟隨在妳左右,隨妳而生,伴妳而亡。
        然而我們並不是雙生花,如果有這個榮幸,我可以獲得妳的青睞嗎──

        明明台詞都想好了,千言萬語就是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
        只是把心意宣之於口而已,有這麼困難嗎?
        茜小姐可沒有太多耐性看著我溫溫吞吞,這個時候不應該害羞,想要改變的話首先要克服這個毛病啊!

        「聽說如果一個人見到,就能遇到一生最深刻的愛。而兩個人見到的話——」

        只是茜小姐卻沒待我說完便轉身跑走了。
        ……與蕾小姐相比,我在她眼中根本什麼也不是。

        如果說大多數的人也不了解茜小姐的孤獨,那麼茜小姐則是不了解我剛才彷彿鼓起這輩子最大的勇氣。
        會在關鍵時候為心儀的女孩辯護,遷就她、理解她、關心她,卻羞於把愛慕堂堂正正地告訴她,我也不知道該苦笑還是嘆息。
        看著茜小姐跑遠的身影,那株雙生花也似乎和我一起等待著她再次回來。

        沒關係,下次吧。
        下一次,我不會再這麼害羞,一定要好好交代自己的心意。

        我看著奇蹟般的雙生花,如此期待著。


(Why the Southerwood So Asham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